破除就业“花样”歧视需法律撑腰

2018年03月14日 11:26   来源:东方网   张立美

  说起招生和就业,不少女生会“喊冤”,凭什么就业单位喜欢男生?“属相不和”,大学不是“211”“985”,甚至连一些学生干部都会遭遇就业歧视。如何破除这样的“糟心事”?近日,在全国政协共青团、青联界别讨论时,委员们热议招生和就业歧视话题并现场为青年支招。(3月13日《中国青年报》)

  随着社会对就业歧视现象关注度的升温,明目张胆的直接就业歧视行为少了。但在现实中,暗藏的、间接的就业歧视行为不但屡禁不止,相反花样百出。这严重损害了社会的就业公平,让刚刚走出校园的青年求职者“很受伤”。

  从法律角度说,任何形式的就业歧视都侵犯了求职者平等就业权等合法权益,属于违法行为。《劳动法》明确规定,劳动者享有平等就业和选择职业的权利;劳动者就业,不因民族、种族、性别、宗教信仰不同而受歧视;妇女享有与男子平等的就业权利。《就业促进法》还规定,“用人单位招用人员、职业中介机构从事职业中介活动,应当向劳动者提供平等的就业机会和公平的就业条件,不得实施就业歧视。”

  造成这种局面,究其根源,现有的法律不给力,劳动者的平等就业权缺少强有力的法律保障,给一些用人单位有了可乘之机。

  现行的法律法规对就业歧视定义比较笼统,缺少细化的就业歧视认定标准,使得暗藏的“花样”歧视行为处于打法律擦边球状态,导致求职者维权难。而且,维权成本过高,让遭受就业歧视的绝大多数求职者不愿采取法律途径、走上公堂维权,让用人单位逃避了法律制裁。

  再者,按照处理就业歧视案例情况来看,即使用人单位干了就业歧视勾当被曝光、被揭发,一般只是道歉和纠正就业歧视做法了之,并不会受到其他的处罚。这使得用人单位就业歧视行为的违法违规成本太低,对用人单位产生不了应有的威慑力,反过来助长了用人单位招人时的“花样”歧视之风。

  保障劳动者平等就业权,为劳动者创造公平、平等的就业环境,就必须破除就业“花样”歧视,这需要强有力的法律撑腰。首先,立法细化和明确就业歧视认定标准,既为人社部门执法提供参考,也方便劳动者维权。其次,加大对用人单位就业歧视行为的惩罚力度,提高歧视性招人行为的违法违规成本。用人单位既要纠正歧视性招人做法,又要对遭受歧视的求职者给予经济赔偿,职能部门还应对有歧视性招人行为的用人单位给予处罚。再者,在就业歧视诉讼案件上,有必要引进举证责任倒置原则,降低劳动者维权成本,破解劳动者维权难,提高劳动者走法律途径维权的积极性。

(责任编辑:臧梦雅)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