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写作业”的福袋可以多一些

2018年02月28日 07:38   来源:长江日报   易国祥

  厦门中小学幼儿园开学第一天,为了让孩子们尽快收心投入学习,不少学校使出了发福袋、送红包、玩游戏等招式。松柏二小返校的学生们领到由校长和老师派发的福袋和红包,内容包括申请免写一次作业、校长拥抱合影一次等。(2月27日《海西晨报》)

  报道中的这一次花式开学迎新,其形式和内容,一是具有春节气息,二是充满低龄孩子的童趣。这对于学生收心学习大有裨益。其中“申请免写一次作业”,虽然能换来孩子们的开心和笑声,却折射出当今中小学生学习负担的沉重,其中的味道充满苦涩。

  “我准备在作业最多的时候用这张卡。”五年级的一名女生开心地说,她抽到了免写一次作业的福利。可以想象,返校的学生与其说是过了一个寒假,不如说大都经历了一次沉重的作业之旅。累积以往在校的作业之累,有些返校的学生对新的学年可能会有所畏惧,甚至会滋生厌学情绪。

  对于作业过多,最能与学生感同身受的是他们的父母,不仅是孩子们拖得苦,有些家长也被绑架。有能力的可以指导一下,没有能力的只好陪到深更半夜。学生被作业压垮,父母被孩子作业拖疲,但有些老师对学生拼命完成的作业并不认真批改。有些超出孩子们情商智商发展水平的所谓作业,就成了老师家长默认的“家长作业”,那些由家长越俎代庖的作品,也许能成为自己孩子进阶的敲门砖,因为粉饰了教学的现实,最终扭曲了教育,影响了孩子真实的成长。

  做作业本来是学习的应有形式,作为学生和家长,对布置的作业应有一份敬重。那些过多过重的作业,有可能是老师对教学把握不准,但确有少数老师把超重作业当作对学生的处罚,当作老师抖威风的手段,这就难免学生会把做作业当成服苦役。由校方提出可以“申请免写一次作业”,笔者愿意把这当成学校对作业自省的一种表达。

  既然有多余的无用的作业,笔者就对多年前曾要孩子少做或者不做那些海量作业的主观决定释然了。既然有作业可以“免写”,学校和老师为什么不主动“自裁”,而要学生来申请,仅仅成为开学时的“福袋”呢?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