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龙:虚拟货币的风险要提前防范

2017年12月27日 07:40   来源:经济参考报   

  陈志龙:

  所谓虚拟货币的稀缺性并不成立,它可以无限复制和繁衍。并且,现在已经出现了基于完全相同技术的类比特币,如以太币、莱特币。而剧烈波动的价格自然让人怀疑其背后暗藏做庄机制,因为隐匿性交易极不透明,不知道谁在买卖,庄家很容易自买自卖。股票市场有龙虎榜,哪个席位在买卖一清二楚,监管可以精准打击非法操纵价格的非法交易,而这个3000多亿美元市值、日交易金额达到50亿美元的交易品种没有全球化的监管协同机制,其风险不能等到“收尸时刻”才来防范。

  吕锦明:

  由于比特币等所谓虚拟货币缺乏明确的价值基础,市场投机气氛浓厚,价格波动剧烈,投资者盲目跟风炒作,易造成资金损失,这些都值得投资者留意和加强防范意识。投资者通过比特币等所谓虚拟货币的交易平台参与投机炒作,面临价格大幅波动风险、安全性风险等,且平台技术风险也较高,国际上已发生多起交易平台遭黑客入侵盗窃事件,投资者须自行承担投资风险。值得注意的是,不法分子利用交易平台获取虚拟货币从事非法活动,存在较大的法律风险,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日益成为洗钱、贩毒、走私、非法集资等违法犯罪活动的工具。

  肖磊:

  比特币期货的上市,意味着美国相关监管机构,从规则设立到合法金融账户交易的角度,开始允许全世界的投资者正大光明地参与。同时也向全世界传达一个信号,美国敢于驯服比特币。尽管比特币期货依然是一个指数期货,但给未来更多的比特币相关衍生品的诞生,提供了基础性投资标的。目前全球数字货币交易领域,主要的计价货币有两种,一种是美元,另一种是各国的主权货币,但自从一种叫作“USDT”的代币诞生(USDT可以1:1兑换成美元),实际上各国本币计价的比特币交易就完全处在被USDT取代的趋势当中,这就变相地形成了一个由美元计价的全球数字货币交易体系。

  姜超:

  无论是央行颁布的资管新规,还是银监会对银信业务的规范,都意味着去杠杆是未来的主要政策方向,政府已经下决心改变靠举债发展的模式,而将高质量发展放在首位,这些都对于经济的长远发展有利。但是从短期来看,如果明年居民举债下滑、非标融资受限,而政府也没有新一轮融资冲动,那么靠债务发展的地产泡沫以及相关经济部门必然会面临调整压力,这也是经济转型必须付出的代价。

  宋清辉:

  如果供给侧改革是清理历史遗留问题,为经济高质量增长铺平道路,那么创新就是经济高质量增长的发动机。创新也好,科学技术也好,都是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以双创为例,双创为社会带来的多重积极因素正在逐步显现:一是浮现出一系列未来有希望在新兴产业中成为关键的企业,二是解决了大量的就业问题,三是通过双创为全社会培养出一批优秀人才,四是双创效益带动了各产业的发展。

  熊锦秋:

  新三板要塑造健康制度,理应围绕投资者保护这个核心,基于新三板及挂牌企业特点,建立一套独具特色的机制。比如,在股东表决机制方面,目前新三板一万多家挂牌企业,股东户数在10户以下的占比超过一半,有五六千家。基于此类挂牌企业的特殊性,应规定参与股东表决的股份比例为90%以上甚至100%,当然股东可以采取通讯表决、网络表决等方式,同时应建立分类表决机制。

(责任编辑:臧梦雅)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