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哥砍商家,快节奏时代的底层悲剧

2017年11月22日 08:55   来源:中国网   王传涛

  11月20日中午,在山大洪楼校区西门学府路西头发生了一起持刀捅人事件,一名外卖小哥疑因嫌商家出餐慢,将一家米线店的两名员工和隔壁拉架的水果店老板砍伤。目前,三名伤者已被送往山大二院救治,警方已介入调查。(《齐鲁晚报》11月21日)

  如果有人问我,当下这个社会中最焦急的职业是什么,我会毫不思索且确定的回答——外卖小哥。每每看到骑着摩托车、电动车的人用最快的速度驰骋在城市马路上时,十之八九是送外卖的。而在两年之前,这个职业可能还是每天要送成百上千件物品的快递小哥。

  近段时间,各大主流媒体也开始关注这一永远处于焦虑状态的群体。他们需要完全按照时间点去送饭,如果晚了点,客户会有差评,公司也会扣他们的工资……这导致的结果是,他们拼了命地在城市马路上驰骋,不分辅路与主路,不顾交通信号灯,似乎他们对于交通安全、生命安全无所顾及。

  发生这样的悲剧,看似是偶然,其实是必然。“互联网+”时代里,我们鼓吹的是指尖轻点就可高效率做事。通过五花八门的APP以及互联网,我们只要用食指指尖轻点手机屏幕,就可以实现购物、叫外卖、买电影票并选座等所有的消费行为,但是,那些为我们跑腿的外卖小哥,他们的职业就是负责焦急。而脾气急的、胆质汁气质或是肝火旺盛的人,或许就不应该从事送外卖之类的职业。否则,性格方面的缺陷将导致他们的职业灾难。

  焦急的外卖小哥,拿刀捅商家老板,是将他们的精神压力转嫁到了商家。如果商家的速度不能满足外卖的要求,或者会耽误他们的时间,他们一定会将怒气发泄在商家的身上。而这起发生在济南的外卖小哥刀捅米线店老板的悲剧,就是这样发生的。

  对于外卖与快递类的公司,效率就是品质,速度就是口碑,而能及时有效地将商品送到消费者的身边,是此类公司或平台的核心竞争力所在。说白了,不是我们生活的社会的效率真的提高了,而是手机一端的人,将所有压力和焦虑通过“互联网+”以及便捷的客户端传递给了手机另一端人,也就是外卖小哥和快递小哥。

  某个才上市不久的知名快递公司的老总曾言,“不是我的快递快,而是其他公司的配送确实很慢。”没错,这一领域的公司,就是拼速度,只有赢了速度,才会在“互联网+”的风口之上,快速发展并扩张,建立属于这个时代的商业帝国。

  但是,对于在末端的配送小哥那里,工作的状态将永远是糟糕的。他们不能停下自己的脚步,他们不能听音乐,不能赏路边的美女和风景,不能思考属于自己的事情,他们能且仅能做的就是从商家那里拿到盒饭,然后于千钧一发之时送到食客身边。

  这是快节奏生活时代的底层悲剧。如果速率的传导是一条食物链,那么外卖小哥就是食物链最末端的那个群体,他们承受了食物链前端所有群体传导过来的压力,他们变得焦躁不安,他们变得只追求速度……而这就是他们的职业本性。于是,对于这个最需要的时间和速度的职业而言,如何教会他们宽容对待商家,便成了一门必须要学的心理课,虽然这本身就是一个笑话,也是一个悖论。

  有时候,我能感觉到在互联网上叫外卖是奢侈的。这不在于多花了几块钱,而在于我们这个时代的规则已经完全可以通过商业的看似合理的方式,可以让一部分人从容地等待别人送饭,而另外有个群体却一直跑在路上焦急地送饭。(中国网时事评论员)

(责任编辑:臧梦雅)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