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泰:“软财富革命”带来的变化可能远超工业革命

2017年10月30日 08:25   来源:经济参考报   

  董希淼:

  通过多方共同努力,采取疏堵并举等措施,加强对现金贷的整治已迫在眉睫。

  首先,应继续加大对各类现金贷平台的清理、整顿和引导。今年4月,中国银监会发布《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做好“现金贷”的清理整顿工作。下一步,要深入实施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活动,对于经营失序、管理混乱的现金贷平台,未能按照规定通过备案的,要采取措施坚决予以退出。对于经营相对规范的现金贷平台,要采取“同一业务,同一监管”原则,实施功能监管和穿透式监管,并引导其规范发展,提供价格合理、信息透明的借贷产品。同时,还要加强对小贷公司、网络小贷的管理和约束。

  金融监管部门还要加强与公安、法院等单位合作,打出治理的“组合拳”。对诱骗诈骗、违规放贷、非法催债的,由司法机关及时介入,追究法律责任,形成对非法现金贷的高压态势,保护公众权益,维护社会稳定。

  冉学东:

  要判断现金贷的风险,主要看杠杆率。现金贷的杠杆可以定义为两类:一是消费者的杠杆,也就是消费者同一时间段累计借款跟其收入的对比。更为重要的是现金贷平台的杠杆率,就是其信贷资产跟资本金的比率,按照目前监管层的精神,网贷平台不能吸纳存款,只是一个信息中介。从目前公开信息看,现金贷资金来源主要包括自有资金、信贷资产转移、信托计划、其他P2P平台和一些传统银行的信贷资金等。

  未来的监管主基调应该是信息及时透明,杜绝银行资金进入平台,压低综合利率到合理水平,降低个人和平台的杠杆率。

  姜兆华:

  互联网小贷公司海外融资上市,增加民间资本供给,这本身不是什么坏事。监管当局所要做的是严格互联网小贷市场的金融市场监管。通过法制化建设和刚性金融监管,净化社会融资环境,平抑借贷成本,倒逼互联网小贷公司由异化“现金贷”向普惠金融转型。

  朱邦凌:

  除实际利率畸高外,不少现金贷平台还存在如下一些问题:其一,风控缺失,坏账率极高。目前现金贷平台坏账率普遍在20%以上。其二,恶意运营。一些平台就怕借款人不逾期,常采取利滚利计息方式让借款人陷入负债危机。其三,信息披露不透明,故意诱导借款人。

  应对现金贷平台进行穿透式监管,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透过现金贷金融产品的表面形态看清业务实质,根据业务功能和法律属性明确监管规则。

  按照穿透式监管原则,现金贷平台同样适用民间借贷年利率24%和36%上限的法律规定。现金贷业务不管披着什么“马甲”,有多少知名互联网巨头参与,在目前应同样遵守民间借贷的法律规定。

  厉以宁:

  资本金融是当今世界现代金融发展的新领域。从中国走过的30多年改革实践看,它既是股份制改革和发展的延伸,也是从传统货币金融单一的间接融资向以资本市场直接融资为主的现代金融发展的方向。

  大力发展资本金融对中国具有现实意义。中国现代化应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城镇化的推进,二是自主创新和产业升级。这都需要资金支持。资金从哪儿来?土地财政模式已走到尽头,地方融资平台也步履维艰,这恰恰是资本市场和资本金融大显身手的时机。

  滕泰:

  目前正在进行的信息革命、大数据、人工智能等“软财富革命”所带给我们生活、工作、社会组织方式、财富结构和经济形态的变化,有可能会远远超过几百年前的那次工业革命。

  我们将要面临非常剧烈的社会变革,对中国而言,这个社会变革就是两次产业革命的叠加。既有工业“硬财富革命”带来的对农业社会的冲击,又有现代信息化、“软财富革命”对制造业的冲击。未来可能会有十亿的人口从农业、制造业游离出来,转移到其他的产业。

  谭浩俊:

  就目前中国车企在电动车市场销售的情况来看,虽然在份额上没有被特斯拉超过,似乎有比较强的竞争力。但中国车企所生产和销售的电动车,大多是价格很低的低端汽车,少则几万元,多则十多万元,超过20万元的就已经寥寥无几了。这种完全靠拼价格生存的经营法则,显然是缺乏真正的竞争力的。汽车行业的竞争力,最重要、最关键的还是技术。很显然,特斯拉在这方面是有优势的。从这个角度来看,特斯拉来华办厂,对中国车企也是挑战。

  郭施亮:

  A股正式纳入MSCI,这本来是一把“双刃剑”。利好之处,在于市场逐渐开放之后,可以积极引导外部资金进场,改变A股市场长期存在的存量博弈格局,并通过多地市场的互联互通把海外市场的成熟治市经验以及成熟的市场运行机制引导进来,加快A股市场的成熟与壮大。

  至于利空之处,则体现在市场自身的风险防御能力上,如果在市场逐渐开放的过程中,股市自身的风险应对能力不强,反而不利于市场稳定运行。更有部分海外做空资金,充分利用市场的漏洞进行狙击,这也是值得我们警惕的。

  盛松成:

  自2016年3月份以来,我国房地产市场调控趋严,调控手段也不断增多,除了传统的限购、限贷等,还有“限售、限商、竞自持面积”等新举措。随着调控的持续和深入,房地产市场的风险也逐渐显露,其中较为突出的就是房企资金链问题。近年来我国金融市场迅速发展,金融产品不断创新,这些都对房企融资产生较大影响,因此应加强金融功能监管、行为监管,实现穿透式监管。

  (本栏目稿件只反映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责任编辑:李焱)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