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周期冲击欧洲发展改革进程

2017年10月13日 08:38   来源:经济参考报   闫磊

  今年以来,欧盟主要国家遭遇极右翼政党冲击,好在各主要政党仍然拉拢住民众,没让外界普遍担忧的“黑天鹅”事件出现,但如何平息社会矛盾、加速改革进程成为欧洲发展当下的难题。

  各国政局不稳背后的深层原因未能解决,为未来增长动能持续投下了不确定性,最突出的问题就是控制外来移民。总部设在日内瓦的国际移民组织的近期数据显示,2017年至今共有超过12万名移民和难民非法进入欧洲。大量移民涌入欧洲引发连锁社会问题,治安维护、公共资源分配、本国福利削弱等等,这些因素将欧洲部分选民推入民粹主义政党阵营。虽然荷兰、法国、德国目前均成功抵挡了极右翼政党威胁,但在政府组阁过程中,化解难民和非法移民问题成为各方争执的重中之重,协调难度十分巨大。

  最新民调显示,56%的德国人支持限制难民人数,反对设限的比例为28%。迫于社会和民众压力,德国总理默克尔当选后先从难民问题下手,同意每年德国新增难民人数不超过20万人。此前,默克尔多次公开拒绝为接收难民数量设上限。自2015年以来,德国已接纳超过100万难民。

  法国方面,总统马克龙也正在抓紧对难民问题的解决,其中主要措施包括加强审查和立法安置等。他日前公开表示,将向部分难民源头国家派出工作组,以便根据联合国难民署提供的避难申请名单,在当地直接开展难民身份审查工作。这一举措旨在从源头上避免过多难民涌入法国。马克龙还说,法国还将和联合国难民署密切合作,以推动法国和德国在立法层面就难民安置进行改革。

  内部政局动荡,难民问题严峻,让法国、德国等推动一体化先锋国家疲于应对,“扫自家门前雪”效应显现,可能令欧元区和欧盟的各项改革进程减速,分歧甚至会日益增加。

  在主要国家的大选周期,解决结构性增长问题关键的结构性改革,在欧洲各国进展迟缓。大选的压力下,各国改革更加缺乏连贯、有力且协调一致的政策支撑,使欧洲经济难以进入强劲的结构性增长,而政策“不给力”的背后则是欧洲社会积重难返的深层次矛盾。

  首先,选举制度的局限性使许多欧洲政客把主要精力放到选举而不是治国上,一再贻误改革时机,甚至“开倒车”。其次,西方民主制度的弊端使欧洲国家政府难以高效地调控经济,社会阶层固化影响了民众参与经济活动的信心和获得感。

  政治精英对深层弊端心知肚明,但难以大刀阔斧改革,各个利益阶层均不愿承担改革阵痛。当市场这只“无形的手”出现问题时,政府这只“有形的手”因太多掣肘而难以发挥有效作用。

  欧洲投资银行认为,上世纪90年代以来,欧洲经历了20年的“竞争力衰退”,欧洲生产力增长水平已落后于其主要贸易伙伴,欧洲企业参与市场竞争的比较优势下降,给欧洲人民提供高回报工作岗位和高质量生活的能力也随之下降。

(责任编辑:李焱)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