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宇燕:增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造血”能力

2017年05月17日 07:17   来源:经济参考报   

  东艳:

  中国经济的稳步增长,为贸易伙伴国提供了更多发展机会,对促进全球经济稳定增长发挥了大国责任,2020年中国的GDP将达到17万亿美元,产业结构进一步升级,经济发展从依赖出口导向的增长模式向更加平衡的增长模式演进。中国将通过举办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等形式,促进国外产品进入中国市场,并为世界各国开展贸易搭建国际化平台。推进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商建自由贸易区,这是中国加快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的重要内容,通过促进与沿线国家的贸易自由化与贸易便利化,以及促进沿线国家的能力建设,促进贸易增长。

  张宇燕:

  贸易投资等各类项目的落地将直接带动沿线国家经济增长和就业,沿线区域的互联互通和贸易便利化得到进一步提升。通过帮助部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建设基础设施、设立合资企业及经贸区等方式,可以使这些国家更充分发挥自身的比较优势,增强贸易“造血”能力,使其在未来发展中减少或消除贸易赤字,降低“一带一路”沿线的贸易成本,更好地实现沿线国家间的贸易畅通。

  白明:

  建立开放的多边贸易体制,有助于“一带一路”沿线贸易分工尚处于边缘化的国家,改变在国际分工中的不利地位。未来在具体推进过程中,可通过推动电子商务和数字经济等方式扩大贸易,培育新贸易增长点。若基础设施没有达到一定水平,贸易很难发展,受阻于物流成本和时间要求等因素,很多好的贸易合作想法会扭曲。因此,务必基础设施先行,亦如此次联合公报所提到的,要推动在公路、铁路、港口、海上和内陆运输、航空、能源管道等领域务实合作,逐步构建国际性基础设施网络。

  张茉楠:

  为促进“一带一路”区域贸易畅通,必须加强区域各领域、各方面、各层次的密切合作,如国际间的双边和多边合作、国内各部门的横向合作等。在货物贸易、投资保护、原产地规则、海关手续、贸易救济、检疫措施、技术壁垒、知识产权、政府采购、劳工与环境、临时入境等不同领域,做出合理合情的制度安排,推动贸易便利化。同时,亚欧应更好地对接基础设施建设规划和技术标准,畅通基础设施骨干通道。完善的基础设施网络有助于降低交易成本,促进要素的跨境流动,拓宽贸易投资范围,深化市场分工,促进区域经济一体化。

  武常岐:

  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抓手,境外经贸合作区契合了所在国经济和产业发展诉求,也是我国实现产业结构调整和全球产业布局的重要承接平台,并让世界理解了中国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作共赢的投资理念。伴随着“一带一路”建设,沿线国家中有70多个境外经贸合作区已经建成或即将建成。如果说修路架桥等基础设施是“一带一路”建设中的枝干,那么要想树大根深、枝繁叶茂,还是需要通过贸易和投资活动,带动所在国的就业和经济发展,而经贸合作区建设就是其中茂密的绿叶。

  樊纲:

  任何一个国家发展到一定阶段,都要做一件事情,就是走出去。而中国已经到了需要走出去的阶段,并且走出去的动力很强。因为中国储蓄率一直居高不下,现在仍然有超过40%的储蓄率,这意味着中国的最终消费水平不是很高,而一味地进行国内投资一定会造成产能过剩,所以需要走出去。资本要在全球实现优势,一定要通过全球化实现。

  刘春荣:

  目前很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网速与发达国家相比远远落后,特别是在固网宽带方面,由于固定电话没有充分发展,导致以光纤到户为代表的有线宽带发展严重滞后,进而使得以大数据流量为特点的互联网应用无法开展,因此这些国家具有强烈的升级需求。我国这些年积累了丰富的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技术和市场经验。我们要以信息互联互通为契机,加快沿线各国之间的文化交流合作,加快电子政务、网络社交等的交流合作,让文化在信息高速路上跑起来。

  沈建光:

  本轮去杠杆是在国内经济出现明显好转,但房地产泡沫积聚、影子银行风险较大的背景下推动的,是权衡稳增长与防风险作出的决策。同时,中美贸易战风险的褪去、法国大选黑天鹅并未发生、美元升值态势扭转使得人民币贬值预期淡化等外部环境的好转,亦成为中国金融去杠杆与加速供给侧改革的良好时机。

  章俊:

  与制造业PMI指数和发电量增速回落同步,4月工业增加值增速出现明显放缓。3月和4月PPI涨幅回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需求端开始走弱,企业补库存意愿开始下降,未来工业生产可能持续走弱。考虑到近几年居民收入本身增速放缓,加上房地产相关消费走弱,预计二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有可能回落至10%左右。

  连平:

  4月新增人民币贷款同比大幅增加,主要受两方面影响:一是实体经济对信贷融资需求超出市场预期。企业中长期贷款保持5000亿元以上单月新增,票融持续减少,表外信托贷款大幅增加,这些都表明当前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与投资增速互相印证;二是市场利率上移也抑制了地方政府债务置换的进度。4月地方政府3000多亿元的发债规模对新增企业贷款的拖累较弱,一定程度上突出了4月企业贷款规模。

  张东锋:

  勒索病毒实际上构成了对全球治理能力的挑战。近年来,全球范围内的网络安全和治理问题越来越受到各国政府重视,越来越多的国家把网络安全上升到国家安全的战略高度。随着人们越来越依赖网络,技术能力和应变措施如何跟上?就此而言,勒索病毒一定程度上是一次测试。更深层次的问题,则是如何在网络世界,既维护国家主权,又在诸如打击跨国网络犯罪等方面实现全球协作。

  (稿件只反映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参考报立场)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