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兴东:移动互联网世界争霸战硝烟弥漫

2017年04月21日 07:38   来源:环球时报   方兴东

  4月20日,中国正式接入国际互联网23周年的纪念日,一场交锋迅速刷屏:微信官方宣布迫于苹果更新应用开发条款而关闭微信iOS版的公号赞赏功能,使得苹果手机用户无法使用打赏功能,安卓手机则不受影响。苹果回应也理直气壮,说自己是统一规则办事,微信可以选择提供App内购买让用户赞赏他们喜爱的公众号运营者。两大公司因为一个小小的赞赏功能,开始了交火。

  苹果让腾讯别无选择,微信就让用户自己选择。这场巅峰对决暴露出背后深藏很久的重大问题,其中包括:所有智能手机厂商和移动互联网应用服务商,都受制于苹果和谷歌,这两家掌控了操作系统和应用商店的巨头,牢牢把控着全球移动互联网产业链的核心枢纽。也就是说,大家其实很多时候是为苹果和谷歌打工。因为平台的主导权和利益的分配权,都逃不出这两家公司的手心。

  随着中国智能手机厂商在全球的崛起,随着微信等超级应用平台的崛起,与苹果和谷歌的各种矛盾和冲突日趋激化。因此可以说,这是一场必然的战争,只是时间早晚而已。未来后续更多的战争完全可以预期。由于谷歌安卓平台相对开放,加上谷歌长期退出中国,因此与苹果的冲突将先行而至。

  纵观此次正面冲突,首先苹果并不占理。因为打赏与游戏或增值服务的收费不同,是用户自愿赠予的红包,相当于微信红包或者社交红包转账,按理苹果不应该不允许。想想看,如果我们每次发微信红包,苹果都要收取30%的“买路钱”,即使微信赞同,用户也绝不会赞同。其次,在强大的腾讯面前,苹果事实上并不具备施压让腾讯就范的能力。中国互联网企业遭遇苹果“封杀”的事并不少见,但大多数互联网企业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能力,只能屈服于苹果单方面制定的“全球统一规则”,选择各种息事宁人的方式。第三,这是一场不能轻易投降的战争。因为双方的博弈本质上就是移动互联网主导权的争夺,有主导权才能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和更大的利益份额。最后,用户成为筹码。下架微信赞赏功能,直接给上亿级的中国消费者造成极大不便。用户在苹果和腾讯之间,成为关键筹码。所以,苹果的对手就不仅仅是腾讯公司本身。

  当下,全球移动互联网的基本生态和权力结构大致的格局是:苹果和谷歌掌控操作系统和应用商店的核心超级平台,通过越过运营商,占据了权力的最核心位置。一般来说,苹果要收取应用服务商收入的30%,属于坐地收钱。而微信和Whatsapp等互联网巨头构建的应用超级平台,汇聚10亿级互联网用户,它们当然很希望也能够越过苹果和谷歌,拥有更大的权力。比如微信就完全有潜力建立自己的应用商店,但因为受制于人,不得不退而求其次,推出小程序等尝试,尽可能避免刺激苹果和谷歌。苹果和谷歌成功地撼动了运营商的根基,夺过来移动互联网的主导权,对移动互联网的繁荣居功至伟。但是,它们又不得不想尽办法,避免微信和脸谱们抢班夺权,撼动自己的根基。这样的博弈远远没有结束,只是刚刚开始。

  具有平台优势的苹果自有霸道的逻辑:此路是我开,留下买路钱。此举逼迫微信只能通过苹果来收费。面对这种局势,腾讯要迎战,不能妥协。第一,应该针对苹果提起反垄断诉讼,控告苹果滥用平台的垄断优势地位,迫使其更加开放。这种起诉不会一招制胜,但是更有长远战略价值,因为随着微信发展,其必须从苹果和谷歌等平台手中获得更多主导权,为小程序等创新开辟更大的未来空间。

  第二,发动用户,直接对抗,打怕苹果。腾讯下架赞赏,实际上已经让用户面临“二选一”的尴尬境地:要么选择苹果,要么选择打赏功能。苹果看起来好像有足够的信心压过微信。但事实上,微信对用户的动员能力并不输苹果。因为微信功能的“残缺”,更多用户可能会选择放弃苹果,换成华为或小米。所以,最终认输的很可能是苹果。

  在中国所有外企中,苹果是最大的利益获得者之一,每年在中国的收入都以百亿计算。但是,苹果在中国的研发投入和贡献基本可以忽略不计。虽然创新不再,面临越来越大的发展压力,但是苹果依靠强大的市场掌控力和平台的垄断能力,在中国依然能够“横行霸道”。微信已经是强大的世界级平台,未来逐步建立自己的应用商店是必然选择。轻易投降没有出路,唯有迎头痛击,以强大的用户支持,与苹果展开博弈。

  当然,再强大的平台也必须认识到,用户的利益才是最大和最根本的利益。损害和牺牲用户的利益,最终必然被市场所抛弃。苹果推行的新规则所揭示的平台开放性问题,同样对越来越强大的微信也是很好的启示:如何让平台更开放,让用户和开发者拥有更大的主导权,才是一个平台持续成功的关键。(作者是汕头大学国际互联网研究院院长、中国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