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世界经济发展的六个悖论

2017年04月18日 08:13   来源:解放日报   ■王战

  世界经济形势和中国经济发展,会是一个怎样的趋势?去年上半年,我们判断世界经济存在五个不确定性。

  最大的变量是美元加息因素。今年这个因素依然存在,但预期已经释放了,相信冲击会比去年小些。

  中国经济是个什么情况,也是大家关注的焦点。我们都知道,中国存在经济下行的压力。如果从中国经济自身来看,能够从2008年到现在一直保持一定的增长速度,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33%,的确是非常不容易的。但是,如果从世界经济大背景来看,中国经济发展态势对世界经济也是一个大的变量。

  总的来看,美元加息和中国经济发展态势,这两个因素是影响世界经济的两个决定性变量。

  接下来值得关注的情况是,各个国家和区域经济发展速度的分化。这较为明显地体现在金砖五国上。比如,中国和印度依然保持比较快的经济增长速度,但俄罗斯和巴西就差了些。可以说,世界各国经济发展速度的分化特征越来越明显。

  另一个是全球治理还没有普遍的共识,直到去年9月份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上才形成了“杭州共识”,从原来的量化宽松转向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影响世界经济的变量中,还有一个个“黑天鹅”事件。一般来说,“黑天鹅”事件是小概率事件。以前我们担心的“黑天鹅”事件,是在某些国家会不会发生主权债务危机的问题。现在我们看到的一系列“黑天鹅”事件,主要表现为地缘政治冲突,如乌克兰事件、叙利亚问题和之后的难民问题等。同时,“黑天鹅”事件正在逐步由地缘政治冲突中的小国家,开始延伸到发达国家本身。这都说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世界经济的长期低迷造成了国际关系的紧张,由此酝酿出诸如民粹主义、民族主义思潮的高涨。

  不过,我们也看到了世界经济一些重要的新变化。

  首先,世界经济还是朝着微弱复苏的方向行走。欧洲的经济与2015年相比已经有了复苏,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也开始好转。在“一带一路”沿线,有11个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在6%以上。据估计,世界经济2017年会继续沿着弱复苏的方向前行。在弱复苏中,世界各国的就业情况总体好转。这都使我们对今年经济持谨慎乐观的态度。

  其次,中国2016年的经济增长速度在前三个季度都是6.7%,第四季度是6.8%。中国学者认为,2016年我们的经济开始稳定了。从2017年头两个月的增长速度来看,我们的发电量增加了6%以上,铁路运输量增加16%以上。因此,到目前为止中国经济稳定向上的趋势,应该说还是在延续。

  再次,不能不提到的是,“一带一路”的建设已经有三年多时间,进展超出预期,很多重大项目已经开工。我日前到了柬埔寨、菲律宾和老挝,看到很多开发区。比如,在柬埔寨的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入驻的企业很多,有109家,其中包括法国、中国台湾地区和韩国的企业。

  最后,更重要的是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上达成的“杭州共识”,可以说是这轮结构性危机治理的转折点。非常希望今年7月在德国召开的峰会能够继续延续这个良好势头,推动世界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推进结构性改革。

  当然,问题也不是没有。所以,我是持谨慎的乐观。具体来看,问题出在哪呢?下面提到的这些问题,值得我们展开深入思考,甚至要在理论上想办法突破。

  一是量化宽松政策无力扭转世界经济颓势。量化宽松与经济低速增长成为悖论,这两者是相反的。

  二是低利率与低投资并存困局。传统经济学无法解释低利率和低投资悖论,这两者也是相反的。

  三是全球债务占GDP比重进一步加大,出现了高债务与低需求、低贸易增长的悖论。这两者也是相反的,和传统经济学上的解释不一样。

  四是全球FDI(外商直接投资)放缓凸显投资动力不足,出现了要素流动受阻与市场化配置资源的悖论。按理说,如果量化宽松以后,FDI应该是放大的,现在反而放缓,投资动力明显不足。

  五是产能过剩与需求萎缩的矛盾加剧,出现了滞胀与潜在通胀悖论。

  六是全球贸易增速持续低于经济增速。很多年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了。贸易的增长速度低于经济增速度,导致贸易增长的引擎作用与低增长、低贸易的悖论。战后,国际贸易一直发挥着引擎作用,但现在这个作用似乎正在变弱。

  此外,包括民粹主义兴起导致全球化进程受挫、美元加息加剧全球金融市场波动、投资贸易规则碎片化、新的贸易保护主义等,都是当前和未来一段时间世界经济发展面临的新问题、新矛盾。

  这几个问题,我们在理论上怎么认识?我个人认为,这与信息技术革命中金融工程的过度发展有关系。2008年以来的结构性危机,不仅仅是工业产品的过剩,而且还是金融产品的过剩。很多金融产品脱离了实体经济,脱离了贸易。如果这样想,我们就可以解释前面的几个悖论了。当然,这仅是没有经过充分论证的观点,需要进一步作出诠释。

  在短期世界经济谨慎乐观、向好和弱复苏的背景下,美国怎么看待和处理世界经济与美国经济的关系,需要引起关注。从近来中美两国的交往来看,我们有理由相信2017年中美关系能够有比较好的解决方案。同时,我们和欧洲关系整体上也是比较好的。如果能够把中美、中欧经贸关系处理好,又在不准备打贸易战或者不打大的贸易战上达成管控共识,那2017年世界经济还是能够保持较好发展势头的。所以,在短期对策中,我认为处理好中美经贸关系是一个重大的事情。同时,德国正在筹备二十国领导人峰会,财长会议已经召开,希望这次峰会能够继续延续“杭州共识”。

  中国会继续坚定地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今年,中国经济稳定向好的决心是很大的。我们会高度重视经济社会稳定发展,化解各种经济风险,同时会继续推动“一带一路”,并为此付出更大的努力。

  (作者为上海市社联主席、上海社会科学院院长、教授)

(责任编辑:范戴芫)

精彩图片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