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油将传统石油经济逼入穷途末路

2017年04月01日 08:22   来源:中国网   张敬伟

  截至3月27日收盘,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下跌0.24美元,收于每桶47.73美元,跌幅为0.5%。5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下跌0.05美元,收于每桶50.75美元,跌幅为0.1%。受此影响,国内成品油价格迎来下调。3月28日,国家发改委网站信息显示,自2017年3月28日24时起,国内汽、柴油价格(标准品)每吨分别降低230元和220元。本次调价是2017年以来第三次下调,也是今年首次“两连跌”,并创今年以来最大降幅。

  油价随市涨跌,中国消费者已经习以为常。但对传统产油国而言,包括OPEC国家和俄罗斯等国,油价低迷却是难以承受之痛。在危机周期之内,OPEC国家经历了痛苦的煎熬,俄罗斯也陷入严重的财政危机。痛定思痛之下,产油国不再坚持价格战,在去年年底达成了艰难的减产协议。应该说,减产协议的执行力成效颇佳,相关国家都能按照协议减产。

  但在1月份油价升至55美元/桶之后,开始窄幅震荡。进入3月份,油价又呈下跌趋势,内中原因相当复杂。一是OPEC和其他产油国的首鼠两端,一方面要遵守减产协议的承诺,另一方面又从本国利益的考量,最大限度地利用石油资源释放转型红利。更重要的是, OPEC的沙特、阿联酋两大产油国1月份的出口开始出现增长。通过出口量来增加弥补减产亏损,成为沙特等大佬级产油国的油政策略。此外,为了维系长久的石油市场红利,沙特国王率领豪华商贸代表团访华,期望加强和中国这个最大石油消费国的合作。

  5月份的OPEC减产会议,与会各国将会讨论是否延长减产期限的问题。但须指出,减产协议也许能够短时期内刺激油价上升,但是不可能再回到以往的高价时代。沙特等国已经意识到原油市场的变化,才会尝试进行市场转型。故而,所谓减产协议,不过是产油国之间的互相安慰,无法逆转原油市场过剩的格局。

  更糟糕的是,作为世界上页岩油技术先进国,美国独立于OPEC和其他传统产油国之外,而且构成了全球油市的大杀器。走过艰难危机期的美国市场,又迎来了坚持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时代。而油价维持在50美元/桶左右,美国页岩油开采就能承受住成本压力,可以通过增量开采的方式,实现有利可图。在本轮油价猛降之前,3月17日的那一周,美国原油库存增加495.4万桶,当周美国的石油钻井总数也增加了14口至631口,为2015年9月以来的最高水平。此钻井数可在1-3个月内形成约43.5万桶/日的产能。

  由是可见,只要美国页岩油井在增加,全球油市就会呈现高库存态势。OPEC和其他传统产油国的“去产能”就失去了意义。由此亦可洞悉过去数年来油市的博弈图景,油价低落不是美国联合沙特对付俄罗斯的政治阴谋,传统产油国的内讧也非油市紊乱的主因,“罪魁祸首”是来自美国新技术的冲击。

  当然,危机时代的大宗商品价格低迷也是普遍现象,这也使原油价格雪上加霜。

  新经济周期似乎迎来了新景区的曙光。但全球市场也面临着更大不确定性,产油国估计还要再过一段苦日子。最大的困扰依然是美国,最大的利好也可能来自美国。就前者而言,特朗普时代的美国优先政策,会鼓励美国石油商加大钻进开工力度,让美国制造的页岩油在全球范围内获得更大市场份额。

  好消息是,特朗普要废弃奥巴马时代的清洁能源计划。巴黎协议也许在特朗普时代泡汤,全球范围内的碳排放计划在全球范围内遇阻。这样,传统产油国或能获得短暂的喘息机会,但是无法回到油价高利时代,而是要抓住时机摆脱石油依赖,实现产业转型升级。

  而且,生态文明已经成为全球共识,即使清洁能源开发遭遇暂时挫折,也不会影响全球使用清洁能源的方向。石油市场的硝烟弥漫和产油国的博弈与挣扎,预示着石油武器的剩余价值所剩不多。全球油价的不确定性未来会更强,即使是以新技术占得先机的美国,也无法享受到高油价的市场红利了。

  (张敬伟,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责任编辑:李焱)

精彩图片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