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成就了两年百万变五千万的炒房神话?

2017年02月24日 09:20   来源:红网   陈庆贵

  两年前,李先生还只是上海一个普通白领,2014年辞职回深圳专职炒房,以100多万做首付在福田买了第一套房子投资,至今差不多已有5000万的盘。(2月23日央视网)

  无论如何,炒房两年财富增值50倍,绝对堪称是投资神话。类似神话早年温州炒房团创造过,深圳更有炒房8年投几万赚3000万、10万起步2年买下12套房等“中国式暴富”记录。显然,深圳炒房神话只是多年“中国式炒房”神话的缩影。问题是,谁成就了这些神话?

  法治社会,公民个体行为法无禁止即为允许;市场经济,民众出于趋利避害本能,投资收益实现资产保值增值纯属正常。对精明者而言,既然理财投资渠道很“骨感”,与其将血汗钱放进银行“缩水”,选择砸向楼市做一回暴富梦乃人之常情。李先生炒房两年财富膨胀50倍无可厚非,旁人除了羡慕红眼的份,似乎也无话可说。然而,李先生投资行为正常,不代表两年财富膨胀50倍就正常。换言之,有不正常的楼市,才会创造不正常的投资神话。

  楼市房子既然是商品,就应受价值规律支配,“有涨便有落”乃常识。不幸的是,多年来异口同声对房价“只涨不落”的叫嚣,不仅是利益集团及其代言人的“大合唱”,而且一次又一次被他们“不幸而言中”。有媒体统计,2003至2013年10年时间,全国房价上涨10倍;2006年至2015年上半年,深圳房价上涨逾2倍。因受央行新政和降息政策刺激,2014年四季度深圳楼市急速逆转低开高收,全年均价23940元/平方米,上涨10.83%,创历史之最;2015年深圳房价上涨近5成,成为全国房价上涨领头羊,个别地区翻倍,湾片区进入单价10万+时代;2016年,深圳房地产均价为53774元/平方米,暴涨近60%。请问,有如是变态楼市生态,创造两年百万变五千万的炒房神话,奇怪吗?

  而从2003年至2013年10年时间里,管理层出台房地产相关宏观政策至少达43次,房价却也随之上涨超过10倍。“调控—上涨—再调控—再上涨”的调控成绩单,这厢,致使楼市陷入“屡涨屡调屡调屡涨”尴尬怪圈不能自拔;那厢,刺激炒房客坚信,调控只是退烧权宜之计,非但降不下来房价,反而会是下一轮房价变本加厉疯狂反扑的前奏。于是“胆大撑死胆小的”,“王大胆”们亦步亦趋上演“最后的疯狂”,不断续写刷新着“没有最神,只有更神”的炒房暴富记录;炒房暴富记录反过来又刺激炒房客趋之若鹜乐此不疲屡试不爽。

  房产税本是各界公认并被国外实践验证,藉以保有环节课税加大持有成本有效打击炒房、逼退投机客促进楼市理性回归的“重器”;因为多年中国房屋持有环节保有成本几乎为零刺激了投机炒房,加快房地产税立法,成为决策层建立房地产调控长效机制的老生常谈。然而,虽然加快房地产税立法调门愈来愈高,但国人见到的现实却是,此法依然爽约。

  住建部官员近日表示:“这个问题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的改革任务,要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改革。有关部门正在按照中央要求开展工作。”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之后,日前国务院发布《关于创新政府配置资源方式的指导意见》也明确,支持各地区在房地产税等方面探索创新。近日全国人大官员发声称,房地产税法正在制定之中,关键是要选准出台窗口。但无论怎样出台,绝不会“突然袭击”。呜呜,既然房地产税“麻雀还在天上飞”,不知猴年马月能落地,我敢断言,炒房神话就有可能被下一个记录改写。

  要命的是,既然同属投资,“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的股市玉律,自然也适用于楼市投资。近日国家统计局公布1月份70个大中城市住宅销售价格统计数据,一二线城市房价基本止涨。深圳新建商品住宅价格1月环比下降0.5%,领跌全国。2016年10月,深圳出台史上最严限购政策,非深圳户籍购房由三年社保提高为五年,同时二套房首付提至七成,市场成交量应声大幅下滑。面对每月需还20万元房贷,李先生十分担心,压力非常大;更有2016年上半年入市的投资客,已被套牢房价顶部,算上税费,已有亏本。我想,既敢赌就要有赢得起也输得起的量,楼市风险自然由投资人承担;然而,他们的“疯狂”能全怪他们吗?

(责任编辑:李焱)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