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涛:金融去杠杆长期是利好 短期驾驭不容易

2017年05月08日 07:21   来源:经济参考报   

  汪涛:

  金融去杠杆长期是利好,但短期驾驭不容易。金融杠杆和信贷增速的显著下降是去杠杆的开端,长期来看,有利于金融市场的健康发展,保证债务的可持续性。不过,由于金融机构间流动性趋紧以及市场利率上升,银行和非银融资链条的萎缩和相关影子信贷活动的减少可能不会如预想的顺利,这可能会造成信用事件的增多和流动性骤然过度紧张。另外,政策预期和市场实际情况往往存在偏差,也可能会提高相关风险,并增加信用市场波动。

  张明:

  2017年以来,“去杠杆、控风险”成为金融监管的重中之重,一行三会出台的一系列监管政策将对影子银行体系的既有模式造成重大挑战。全面监管时代来临有望显著压缩套利空间,过度膨胀的理财和同业业务将受到控制;资产管理业务的去杠杆趋势逐渐明晰,改变过去层层嵌套、多重杠杆的资金空转现象,引导资金向实体经济流动。过去影子银行的活动处于依赖监管体系不完全而进行监管套利的阶段,创新成本低、可复制性强,且缺乏核心竞争力。全面监管时期的到来将使这种“粗放式”的影子银行发展模式难以维系。

  潘向东:

  在多目标诉求下,货币政策“稳健中性”的基调明确。因为央行需要兼顾抵御下行风险、稳定经济增长、防范资产泡沫与金融风险、引导非金融企业杠杆稳中有降的多个目标。为了实现“去杠杆”化解风险和资金的“脱虚就实”,既要达到对“自娱自乐”金融市场资金的相对收紧,又要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相对宽松的实体融资环境。

  沈建光:

  中国去杠杆与供给侧改革迎来了很好的机遇期,如果能够坚持这一基调,即便承受一定程度经济增长放缓的阵痛,但在可承受范围内除掉高杠杆高负债毒瘤,将有助于为中国经济健康发展奠定基础。

  董登新:

  上市公司业绩波动是一种常态,当然它也是一种不确定性风险。所谓“业绩变脸”,只要没有信息造假,只要没有法人及高管犯罪,它就是一种可包容的业绩波动。企业出现暂时性的经营困难或其他问题,就像普通人要吃五谷杂粮,难免会出现伤风感冒、头痛脑热,这不足为怪。因此,评价一家企业的业绩好坏,往往不在一时,而在长远。更重要的是,我们对一家企业投资价值的评判,除了短期盈利情况,更应关注其盈利模式及利润质量,主营收入增长的稳定性,尤其是主业成长性及研发投入、市场前景等。

  赵全厚:

  地方政府违规举债屡禁不止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中央政府给予地方政府的新增债券额度,不能满足地方政府投资发展的需要,所以地方政府在经济下行的时候,为了配合积极的财政政策,需要增加投资;其次就是地方政府的政绩观,还是追求GDP和财政收入,考核机制还没有进行根本性改革,即使财政部门扩大债券的额度,也难以满足地方政府对政绩追求和融资的渴望。

  易会满:

  “一带一路”倡议为我国指明了新常态下经济开放发展的新路径,为沿线国家带来了发展经济所需要的资金、产能、技术以及经验模式,也为解决全球增长动能不足、全球经济治理滞后、全球发展失衡等问题提供了新的思路。作为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的重要参与者,商业银行在迎来“一带一路”广阔发展空间的同时,也承担着发挥好金融支持作用的重要责任。

  李迅雷:

  从今年第一季度GDP初步核算来看,我国金融加房地产的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达到16.4%,在金融监管加强、房地产调控趋紧的背景下,金融和房地产增加值的增速将趋缓,同时在GDP中的占比也将减少。因此,无论是从短期还是长期来看,金融业和房地产业的高增长都难以持续下去。

  刘哲:

  当前中国经济最应该重视的政策首先是减税降费,任何一个经济的税率接近“临界税率”之后,都会对经济产生压制作用,适当减税降费有利于短期释放供给潜力,创造有效需求。

  廖新波:

  由公共财政而建的公立医院,应为所有人提供公平医疗服务而不是为特殊人群或特殊阶层提供服务,现在国家鼓励社会办医,一是指提供非营利性服务,二指提供不同层次医疗服务,但向社会提供不同层次医疗服务应交由社会资本负责。

  宋清辉:

  养老金当前面临的问题,很难通过制度调整来解决,而是需要养老金顶层设计和整体改革。整体改革关键是全国统筹,一方面,部分省份的累积结余数量在逐渐减少;另一方面,部分省份的结余数量在逐渐增多,两者相互调整,有助于实现整体均衡。

  李佐军:

  共享单车为何火起来?一则它满足了人们追求绿色、健康新生活方式的需要;二则它为国家创新驱动战略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政策所鼓励;三则它充分利用了现代互联网技术,形成了移动物联网新景观;四则它克服了传统单车充气、掉链、生锈、爆胎等缺点;五则拓展了共享经济的内涵;六则利用了现代融资手段。

  余丰慧:

  新经济新科技企业一个共同特点是多跑道、多元化业务齐头并进。电子商务、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互联网金融、科技金融、人工智能等多领域市场几乎全部被其占领。特别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些企业的敏锐性、观察力把其他企业都甩出几条大街。各个领域的投资者,无论是创业,还是从事PE、AC投资,包括在二级市场买卖股票,都要紧紧瞄准新经济新科技新商业模式。抓住了移动互联网等为标志的新经济,就抓住了未来。

  (稿件只反映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参考报立场)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