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和美国大选让全球市场陷入焦虑

2016年09月14日 07:27   来源:中国网   张敬伟

  美股上周五暴跌逾2%,本周一美股早盘暂小跌。欧股上周五跌幅只及美股一半,本周一有所补跌,目前英股暂跌1.4%,法股跌1.68%,德股跌1.71%。亚太股市周一大幅收挫,日股跌1.73%,韩股跌2.28%,中国香港股市跌3.36%。

  美欧到亚太股市的这轮普跌,在于全球股市换上了美国焦虑症。一方面,虽然美国8月份经济数据表现不达预期,但是美联储官员接二连三表现出强硬姿态,似乎美联储加息在弦上。但市场预期的9月份加息概率只有34%,年底加息概率也只有50%。可见,美联储官员——尤其是鹰派鼓噪是一回事,但是加不加息是另一回事。何况,9月份议息会议是在本月20-21日,加不加息还要看美国8月份的零售销售数据,以及本周五公布的8月CPI数据等。

  全球股市发生普跌,突显全球市场对美联储加息的不确定性充满焦虑。这一焦虑,也折射了全球经济的脆弱现实。股市是市场的晴雨表,全球股市先后陷入疲态,也提醒后危机时代的全球经济治理,需要稳定预期。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带给全球的复苏愿景和希望,正在一点点地被美联储一再的加息预期成空而销蚀殆尽。年内还有3次议息会议,不管美联储有何立场,做出何种决定,还会引发全球市场的三次震荡。

  全球股市波动,也可以说是条件反射式的应激反应。对于治理者而言,股市波动也许只是提醒,但是对投资者和市场分析家们而言,可是影响市场前景和信心的大事。如果治理者没有足够的重视,来自股市的漩涡可能会致实体经济伤筋动骨的变化。去年中国股市过山车式的震荡,就从股市动荡传导为汇市紊乱,牵涉了监管层太多的精力。股市沉疴,带来的监管难题,以及对经济治理的负面影响,一直到今年才稳定下来。股市稳定,监管到位,供给侧改革才能有序推进,才能通过可控制的市场化保持汇市稳定。

  中国股市、汇市也影响了美联储加息预期。去年年中的股市动荡和8.11汇改推迟了美联储加息,去年年底的美联储加息又引发了中国股市汇市新一轮的波动。年内美联储加息预期变得谨慎,中国因素是关键。更大的影响是,美联储开始对全球市场变得投鼠忌器。中国因素之后是英国脱欧,英国脱欧之后也许是其他的黑天鹅因素——市场的外在因素让美联储焦虑,美国内因的经济复苏乏力,则是制约美联储加息预期的关键。

  美国经济数据的不达预期,让美联储难以下定决心加息。现实却是,虽然美国经济数据不那么好看,但是美国经济也没有重陷危机泥潭,而是维持相对平庸的复苏态势。在此情势下,美联储内部有了争议——鸽派要等美国经济实现稳定的复苏之后再行加息,这样就可避免外部市场因素的负面传导。但是鹰派认为美联储加息过于谨慎和迟缓,影响了全球市场对美国经济的信心,不仅无益于美国经济的复苏,而且会让全球市场充满更大的不确定性。

  全球股市的动荡,与其说是美联储加息预期的不确定性带来,还不如说是美联储内部的争吵不休所致。

  股市反应,是非理性的,年内美联储3次议息会议,如果持续内部的争吵,市场还会继续患上美国焦虑症,从而引发动荡不安。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带给全球市场的焦虑性因素,不仅仅只有美联储内部的争吵和加息预期不确定性,还包括了美国政治的风险因素。譬如,美国当地时间9月11日,在华盛顿五角大楼举行的纪念活动中,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因身体不适提前离场,也引起市场一片喧嚣。有舆论甚至调侃为“希拉里脚一抖,全球股市往下走”。事后,希拉里对隐瞒自己身体状况还做出了道歉。

  更有趣的现象是,在特朗普和希拉里的大选对决中,墨西哥货币比索和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涨跌形成了“反效应”——特朗普民意支持降低,墨西哥比索升值;反之,墨西哥比索则贬值。是特朗普赢得大位,还是希拉里入主白宫,11月初就见分晓。在此之前,特朗普的反全球化立场会造成全球市场焦虑,美联储加息的概率也不高。美国选出下届总统,如果是特朗普,对全球市场带来的冲击会更加难以预估,若是希拉里当政全球市场才有可能企稳。

  美联储和美国大选的不确定性,是全球市场焦虑动荡的主因。

  (张敬伟,察哈尔学会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责任编辑:李焱)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