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禧攻略》爆红:现代女性生存焦虑的另类体现

2018年08月16日 07:14   来源:红网   杨璐

  《如懿传》又跳票了——这次是因为电视台和网络更新不同步。但是这次观众们却并不怎么担心了——他们现在都忙着讨论璎珞的真爱,才没有闲工夫去理会事情多多的《如懿传》。但话又说回来,从宫斗始祖《金枝欲孽》,到掀起现象级观剧潮流的《甄嬛传》,再到现下大红大紫的《延禧攻略》,人们似乎对于宫斗这样女人间的戏码乐此不疲。它到底有什么样的魔力?

  实际上,现行的宫斗体系和套路,基本上是古代宫廷王府等衍生出的一个“平行世界”——它并不真实。就说几乎所有宫斗剧都会出现的套路:打胎。不管是被迫打胎还是为了争宠抑或巩固地位,打胎都是宫斗戏中所有女性角色必备的手段。但实际上,封建社会皇帝众多后宫嫔妃的第一要务就是延续子嗣,确保有足够数量的人选作为封建王国的继承人。这项任务是后宫数量众多的妃嫔存在的基础,下延到王公贵族平民百姓也是如此。至于位高权重的妃嫔强迫其他怀孕妃嫔打胎——醒醒,赶紧告诉皇帝好吗,又不是什么智障NTR(心爱女人遭人夺取的戏码)套路的女主。就一条意图残害皇室子嗣就能让她被钉在耻辱柱上几百年了。

  明清以前,后宫制度不太规范,的确很容易出现各种凶残的斗争,但是到了清代,后宫的制度已然相当完善,基本上只要妃嫔性子好不搞事——最好还能多生孩子,都能在后宫得个好结局。当然了,帝王家规矩多,后宫生活其实也相当无趣,这也就使得大家都不太乐意将自家闺女往皇宫送——不信您查查清代多少贺妹贺女撂牌子的诗作。至于什么和侍卫、太医偷情就更不可能了——为什么要在妃嫔身边放皇帝以外的其他男人?太医就诊不能登记时间?不能有旁人监视督促?

  但话又说回来,既然这么多不符合历史情况的套路,但为什么宫斗戏还能披着一层历史的皮“招摇撞骗”这么多年,甚至大受欢迎呢?宫斗戏的核心矛盾是什么?是帝王宠爱分配不匀——实际上就是利益分配不匀。所有的女人或为爱情(这种似乎多为女主了)或为地位或为生存争来夺去。体现在后宫是妃嫔斗争,体现在朝堂是政治集团的博弈,体现在现代职场就是同事之间的勾心斗角。而利益分配不匀从古至今都是一项困扰大众的问题,大到引发革命,小到辞职跳槽,是不管底层群众还是精英阶层都能切身感受到的困扰。

  但是如今的编剧,大多专业院校出身,毕业之后就开始从事编剧工作——可是编剧工作又和普通职场距离太远,实在没有办法就只能硬编。编些偏门的知识看出破绽的人还能少些,但又有多少成年人没在职场上摸爬滚打?瞎编这些也难怪他们笑话。而编些后宫秘史就方便多了,有资料文献记载,但太过具体的细节又不会记录在册——这叫合理想象!想象也就罢了,能编出符合现代人三观的精彩剧情大家也不会深究,但看看《如懿传》原著,身为奴隶的女人们毫不自知,反倒是全身心地依附权力的拥有者,想尽办法地残害同胞,全然沦落为封建制度下可悲的玩偶。现代女性力求独立与平等,而宫斗戏却似乎是反其道而行之,讲的是男女极不平等的条件下作为弱势群体的女性如何争取最大利益——这恰恰是现代女性最为担心的情境。

  某种程度上来说,宫斗戏的爆红,可以说是现代女性居安思危——或者用当下流行词汇来描述就是“焦虑”的体现。社会的总体发展是进步的,但它发展的轨迹是螺旋上升——也就是说,不排除有倒退的时代。体会到自由的人,很难再会心甘情愿地回归牢笼;而长久处在自由之中的人们,则容易以猎奇或者高高在上的同情眼光打量牢笼里的奴隶。

  不论是《金枝欲孽》还是《延禧攻略》,宫斗中的女人总是深陷险境,屏幕前的女人总是如痴如醉。但不同的是宫斗中的女人实则为奴,而屏幕前的女人拥有自由。

(责任编辑:李焱)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