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身份遭冒用20年”不能只就事论事

2018年04月17日 10:04   来源:东方网   王军荣

  1998年,三原县女子荆高峰参加中专师范考试,却没成绩,学校称学籍档案也不慎丢失。让她没想到的是,与她同年级的李敏却顶着“荆高峰”这一名字上了中专,并最终入职三原县教育局。15日,记者联系三原县教育局,冒名者已主动辞职,三原县监察委已介入调查。(4月16日《都市快报》)

  自己的身份被别人冒用20年后才得知真相,而自己的命运就此被改写,这样的痛虽然只是个别,但一旦遇到了,却是最痛的。时光一去不复返,许多事情都无法重新来过,对于“身份遭冒用20年”,的确需要一查到底,但追查反思此事不能只就事论事,而要从制度层面堵住冒名顶替的任何漏洞,决不能让悲剧重演。

  冒名顶替的事已经有一些案例,比如冒名顶替上大学,冒名顶替参加工作等等,而当事人也付出了沉重的人生代价。冒名顶替是极其恶劣的违法行为,但我们并不能保证任何人都不会有这样的想法,毕竟自己无法拥有,而冒名顶替却能够尽享好处,虽然用的是别人的姓名,但好处却让自己占尽了。由于不劳而获思想作祟,一些人自然而然地会有冒名顶替的想法,有冒名顶替的想法不可怕,而有冒名顶替的土壤,能够顺利实现冒名顶替才是最可怕的。

  冒名顶替的想法为何能够实现?一方面是因为相关把关人员违法乱纪,以权谋私,敢于顶风作案,无视法律无视规定,另一方面是制度存在漏洞。应该说,冒名顶替能够实现,主要还是制度的漏洞,诚然,权力能够将违法乱纪的事一路绿灯,但能够躲过任何形式的检查,能够隐瞒住任何形式的举报,能够隐藏多年,这不是件简单的事,也不是权力永远都能够隐瞒得住的事。关键还在于制度不够完善,使得冒名顶替者阴谋得逞。毕竟再大的权力也不可能收买到每一个人,永远让所有知情者闭嘴。

  据报道,当地公安部门以涉嫌伪造、变造、买卖身份证件罪受理此案,开始调查,并表示将一查到底,涉及到的每一个人,都必须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这可以期待相关人员会受到责任追究,也相信相关人员会受到严厉的惩罚,但如果对此案的反思仅限于此,显然是不够的。对于此案的反思要延伸到堵住制度的漏洞,让任何形式的冒名顶替都不能再次出现。

  冒名顶替的危害性太大了,因为改变的是一个人的人生。对于冒名顶替,不能只限于事后的追查,更要堵住所有的制度漏洞,我们已经承受不起任何形式的冒名顶替了。

(责任编辑:年巍)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