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东琪:引导实体经济增强“质量第一”的意识

2017年03月17日 07:13   来源:经济参考报   

  陈东琪:

  振兴实体经济,关键是要通过创新提高实体经济质量效益,增强竞争力。这就需要引导实体经济企业增强“质量第一”的意识,努力形成新的比较优势,发扬工匠精神,加强品牌建设;强化“创新驱动发展”观念,在新一代信息通信、新能源、新材料、智能制造等领域突破一批核心技术,把握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主动权,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蓬勃发展,同时加快改造提升传统产业,着力提高核心竞争力。为此,需要抓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有利契机,加快完善有利于实体经济创新发展的体制机制。

  路甬祥:

  《中国制造2025》明确了我国建设制造强国的目标。实现这一目标,必须高度重视创新设计。好的设计不但可以提升产品和服务的品质,提升绿色智能水平,赢得市场竞争优势;还可以创造新需求,开创新业态,开拓新市场,甚至会引发产业变革。因此,创新设计是引领中国创造的先导和关键环节。新形势下,我们要深刻认识创新设计的价值,不断提升创新设计能力。加强创新设计,需要从理念、环境、基础、教育、文化等多方面入手。

  舒圣祥:

  国内互联网企业的所谓创新很多是商业模式上的创新,甚至只是一种模仿和引进,被人批评为“微创新”“伪创新”,技术含量并不高,而其技术创新部分又主要是以产品为导向,主要是在为眼前业务服务,目的是为了创造收入和利润。这也是人们对中国持续创新能力比较担心的地方,只有以面向未来为导向的重大创新才能从根本上提升一个国家的科技实力。

  黄群慧:

  从微观企业层面看,虽然劳动力成本提高会影响制造企业效益,一些创新能力不足的企业会出现破产或向低成本国家转移工厂的现象,但这正是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所必须付出的代价。我国经济从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型本身就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一些企业被淘汰,还会有更多的创新型企业成长起来。一旦制造企业认清这个发展大势,劳动力成本上升压力就会变成企业转型升级、创新发展的动力。

  沈建光:

  近日相继出炉的1至2月投资、工业生产、进口等主要经济指标强劲反弹,特别是不仅基建保持高速增长,民间投资与房地产投资也大有改观,超出预期。唯有消费增速大幅回落,但很大程度上与去年年底网络促销提前透支消费,春节境外游增加带动境外消费,以及汽车购置税优惠减半降低汽车消费等短期负面冲击相关。预计伴随着上述因素影响的减弱,3月消费亦会有所提升。整体来看,中国经济1至2月实现了开门红。

  连平:

  新旧监管体制交替过程中,市场应重点关注金融机构去杠杆而导致的流动性收缩。统一监管意味着不同市场、不同行业的监管标准将趋于统一,监管套利行为将大为缩减,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表进一步收缩,进而导致市场流动性收紧。统一监管还意味着部分跨市场新兴业务监管盲区减少,也将进一步导致流动性收缩。而流动性迅速收缩往往是金融风险暴露的触发因素,需要高度警惕。尤其是在当前降杠杆和抑泡沫的背景下,需要关注和防范由各监管部门齐头并进,采取同方向措施所形成的流动性收紧风险。

  周跃辉:

  目前,我国已成为工业和贸易大国,是世界产业分工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不得不承认,中国的产业供给体系仍存在着发展水平较低,在全球价值链条中处于中低端等突出问题。实现“双中高”,就是要推动产业供给结构从中低端水平迈向中高端水平,实现产业发展从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向中高端升级。当然,实现这一目标的途径,还是要用好“结构性改革”这一法宝,即以体制机制改革为抓手,加快发展现代农业,促进制造业升级,大力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真正实现产业结构的高端化目的。

  蔡阳:

  服务业将成为新增长点并且有很大的空间,消费服务、商务服务、生产服务、精神服务都很有空间。消费服务有六个组成部分:餐饮与商贸、医疗与健康、养老消费服务、儿童消费服务、家政消费服务、交通信息消费服务都很有前景。

  最近国务院明确放开了养老消费服务。养老消费保障和养老消费服务不是一个概念。养老消费保障是讨论政府养老的地位和作用,养老消费服务是一种服务业,可以全面由社会资本投资。最近商务服务有两个方面是我没想到的,一个是家族财富管理,属于商务服务业范畴。现在家庭财务管理有很大的空间,许多人有点钱专门找人打理,因此出现家族财富管理的业务。还有一个商务服务最近发展很快,就是所谓的园区管理服务。未来政府不再建园区,都是企业化,由企业专门建园区,可以“拎包入住”。大量的中小企业需要园区服务,园区管理服务成为很重要的内容。生产服务业中的外包服务发展也非常快。

  高强:

  规模化、集约化、专业化是现代农业的发展方向,这样生产出的农产品才更具竞争力。玉米价格走低后,一些“小农”将退出种植业,而“大户”在成本与粮价“双低”的情况下选择做“接盘侠”,同时国家采取补贴、多种社会保障等措施来稳定“小农”,这种“稳中求进”的政策选择事实上已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现代农业发展蓄积了动能。

  邓海建:

  70年产权续期问题,关系的不只是一栋栋房子。一方面,它是社会结构合理化的要件。我国正处于转型临界点,要壮大中等收入群体,自然须对产权保护法治化提出新要求。2015年,我国人均GDP已达到8000美元,达到中等收入偏上阶段,但中等收入群体大致在3亿人左右,占总人口的比重不到25%。产权制度直接关系到财产性收入,而收入结构又直接决定着“纺锤形社会”的路程。另一方面,续期的成本与代价,是关系到土地收益的大事。“可续期”是一回事,“多少钱续期”是另一回事。这两件事,对地方财政来说,也许都同样敏感而要紧。

(责任编辑:武晓娟)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