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参与TPP是为推进亚太经济一体化

2017年03月17日 07:46   来源:中国网   纪明葵

  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退出TPP后,澳大利亚等国提出要拉中国入伙,就在群主退群、前景迷茫的时候,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10日在例行会议上表示,中方支持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愿同智利及有关国家加强对话协调,推动建立亚太自贸区,打造开放型亚太经济,为亚太和全球经济健康发展注入新动力。

  中国是参与不是接棒

  习近平主席在出席达沃斯会议时提出推广自由贸易理念和“四个坚持模式”:坚持创新驱动,打造富有活力的增长模式; 坚持协同联动,打造开放共赢的合作模式;坚持与时俱进,打造公正合理的治理模式; 坚持公平包容,打造平衡普惠的发展模式。 四个坚持彰显出中国的自信与担当。

  同时,习近平指出:“想人为切断各国经济的资金流、技术流、产品流、产业流、人员流,让世界经济的大海退回到一个一个孤立的小湖泊、小河流,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符合历史潮流的。” 中国人民张开双臂欢迎各国人民搭乘中国发展的“快车”、“便车”。与此同时,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第一大吸引外资国、第二大对外投资国,中国一直是包容性全球化的推动者和实践者。

  习近平主席的讲话,再次向全世界表明了中国对全球化的支持,中国参加TPP谈判不是为了补上美国退出的空缺,是为了推动亚太自贸区建设,更好的打造开放型亚太经济,为世界经济注入新的活力。

  世界经济已经进入全球化时代,经济合作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 ,甚至可以说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合作是人类发展的主要潮流,互联网已经将各国贸易形成一体,店商绝对不再是一个集团、一个企业的个体行为,店商已将生产销售融为一体,从原料采购、到定制化生产加工,物流、结算,再到产品开发、技术标准、技术融合,绝对不是一个企业的单打独斗,而是技术最优集成,智能化的技术创新,谁都难以违背这种客观规律,重新恢复到一个国家作房式的经济已经很不现实。

  中国加入TPP谈判就是要推进经济全球化的进程,用互利共赢、和平发展的方式为世界贡献力量。所以从TPP诞生到现在中国对TPP一直保持关注而未对TPP批评,中国研究的是其中存在的合理内核,反对的只是贸易保护主义。

  参加谈判仍任重道远

  TPP谈判是美国针对中国进入WTO后积极推进经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而制定的具有贸易保护主义的协定。中国加入TPP谈判必然要对歧视性政策进行重新讨论,使其更加公平、健康合理。

  TPP的出现直接影响着亚太区域的经济合作,对中国的发展战略和对外贸易等各个方面都有重大的影响。

  中国的对外贸易在亚太地区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中国对美国和其他东亚国家的出口额占据着中国对外贸易出口总额的一半以上。美国、日本、韩国和东盟都是中国前十的贸易伙伴。中国参与TPP贸易协定谈判可减少其对中国排斥,形成更大的自由贸易合作。

  TPP协定对RCEP而言,分散了东亚区域内经济融合的集中度,RCEP 16国成员中有9国没能参加TPP,从而增加了东亚经济和政治发展并轨的难度,使中国的经济实力难以顺利转化为政治影响力,在地区事务中的建设性作用受到限制。

  而TPP谈判伙伴更多的延续了美国与其军事盟国自由贸易的原则,美国将日本、越南、澳大利亚、新加坡、新西兰拉入TPP就是要通过经贸联系,进一步加强与东亚军事盟友的合作关系,美国的退出和中国的参与将改善其军事影响力,促进TPP与RCEP成员合作。

  TPP的高度贸易自由化、全面的市场开放承诺等一系列的条款对中国来说十分苛刻,中国也必将承受由此带来的贸易利益减少的后果,我国也必须做好相应准备。

  中国参与TPP谈判,自然要使区域经济合作与跨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整合,改善贸易壁垒,推进区域经济贸易一体化,减少霸权国家在政治和安全等方面的影响,摆脱军事联盟对自由贸易的影响。因此,中国进入TPP谈判任重道远,仍需做大量协商工作,才能统一思想,也要有责任与义务相统一的准备。亚太各国经济发展水平不一致,两极分化差异巨大,有发达国家,但更多的是发展中国家,各自需求有很大的不同,很难形成整齐一致的标准,仅就知识产权保护一项各自就有不同的需求和标准,必须通过协商,因事而宜,考虑各自现状。如果要实现区域经济的更大整合,就必须从构建命运共同体的角度出发,真正做到弘义与融利相结合、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建立完善的保护体系。

  我国经济体制必须调整

  加快国内相关政策与产业结构的调整,提高自己在国际竞争中的地位。首先要从增强自身实力开始,要加强对劳工、环境及知识产权的建设和保护,积极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产品的行为,切实完善保护劳工与环境的制度与机制。其次,企业要放开视野,在吸收借鉴的同时将其转化为适合自己生存和发展壮大的强大武器。面对复杂严峻的国内外环境,中国要首先增强自身的综合国力,为中国的企业创造一个良好的国内发展环境,参与全球化竞争,在竞争中增强自身的实力。

  要进一步深化国内改革,扩大市场开放,为在更大范围、更高层次上参与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做好准备,为实现与世界各国的互利共赢和“一带一路”建设奠定坚实的制度与政策基础。

  当前的国际经济形势给我国参与TPP谈判提供了有利的机遇,美国多年来利用重返亚太、TPP协定企图阻止我国复兴和我国在亚太的政治影响力。今天美国主动退出TPP贸易协定,TPP群龙元首,主动要求我国参加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既是看到了我国经济发展可能对亚太经济的影响,也是对我国政治上主张建立亚太命运共同体的认可,我们必须以积极的态度参加。

  美国抢时间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就是要制造地区不稳定因素,破坏中日韩自由贸易区谈判,给中韩自由贸易设置障碍,让中韩相互抑制自相残杀。美国放弃TPP就是不愿承担所要付出的代价和义务。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既要坚持韬光养晦,也要奋发有为,提升与自己地位相适应的国际影响力。强化我国在区域合作组织中的作用。推进经济全球化釜底抽薪才能有效的破解美国利用东海、台海、南海“三海”矛盾对我国的全面遏制。

  同时我们也必须主动化解同TPP协议存在的差距和当前国情需求的矛盾,避免贸然加入使自已陷入被动的局面。中国作为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的重要成员,应根据世界经济形势和国际政治局面,在权衡自身综合利益后,选择合适的时机加入TPP,提高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

  参与TPP谈判是整合亚太区域经济的重要契机,并能在亚太区域整合中发挥与自身实力相对应的作用。TPP是高标准的自由贸易协议,可以作为推动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重要推动力,也有可能成为亚太自由贸易区的重要基础。

  东亚区域经济合作虽然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是由于政治、历史和领土等原因,东亚经济一体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东亚自贸区的建成形成了与北美、欧盟相抗衡的重要经济力量。如中日韩都能参加TPP自贸区的建设自然能起到更积极作用,这正是我们多年的愿望。把东亚区域经济合作进程纳入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将加快东亚经济体之间与加拿大、智利、墨西哥、秘鲁等国经贸的实质性合作。

  中国参与TPP谈判是为确保东亚区域经济一体化合作的稳步推进,加强同美国、欧盟等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双边经济合作,促进相互之间贸易投资便利化,为中国在跨区域合作中发挥建设性作用创造条件。中国作为亚太地区的大国,必须稳定发展国内经济,提高自身综合国力,巩固自身在亚太尤其是东亚地区的优势地位,才能不断维护自身的利益,促进本国更好的发展。

  (纪明葵,国防大学教授、少将军衔)

(责任编辑:李焱)

精彩图片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