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新育:不宜给特朗普贴“反全球化”标签

2017年02月16日 08:27   来源:环球时报   梅新育

  特朗普时代的中美贸易摩擦是否会激化?中美贸易战将怎样开打?几乎从去年11月9日美国大选结果揭晓之日起,这就开始成为国际舆论热议的话题。

  由于特朗普上任以来美国贸易主管机构接连宣布了几项对华不利的贸易争端裁决,围绕这方面的议论还有升温趋势。但只要冷静客观审视,就不难看出:特朗普政府上台不仅带来贸易争端潜在压力上升的风险,也带来新的经贸发展机遇;即使中美经贸争端走到两败俱伤、大规模贸易战开打的地步,我们也有信心保持、乃至提升中国在国际贸易体系里的相对地位。

  首先,众多媒体给特朗普贴上的“反全球化”标签不完全符合事实。实际上,作为一个生意遍布全球多个国家的商人,特朗普对全球化利益的感受远比专业政客深刻。他针对的应是不可持续的现行全球化模式,而不是全球化本身。

  其次,近来的一系列对华不利贸易争端裁决不能全算到特朗普政府头上。诚然,美国对华贸易争端压力有上升之势。据商务部统计,2016年全年美国对华合计发起贸易救济调查20起,比上年猛增81.1%,涉案金额37亿美元,同比增长131%。日前美国商务部就对华不锈钢板材反倾销和反补贴“双反”调查终裁的税率之高,更堪称“变态”。但问题是,这些争端都是奥巴马执政时期发起的。每项贸易争端从发起到裁决通常要一两年,能够算到特朗普政府头上的对华贸易争端还需要过段时间才能出现。

  第三,特朗普从竞选以来围绕对华经贸发表的一系列刺激性言论,并不比当年极大推进了对华经贸关系的克林顿等人坏多少。特朗普的主张本质上是一个帝国在过度扩张后、以固本培元为目的的主动收缩,他是在以咄咄逼人的进攻性战术开展战略性退缩。也正因为他的根本目标是重振美国实体经济,夯实美国经济基础。从这个意义上看,他上台给中国经贸带来的不仅仅是争端风险上升的不确定性,更有广大的潜在商业空间。

  以中国经济当前的体量和“江湖地位”,如果发生无可挽回的国际性、世界性经济贸易下滑,我们不必徒劳地追求将本国增长率与历史数据纵向比较。只要能保证增长实绩与别国——特别是主要竞争对手横向比较好,我们在国际经济体系中的地位就会上升、所占份额就会扩大,就仍然有利于我们“防范被赶超”。甚至,只要稳得住阵脚,多来一两场全球经济危机反而有助淘汰一些竞争对手。

  试想:如果没有索罗斯老先生在1997年挑起东亚金融危机,中国怎可能那么快在东亚新兴经济体中脱颖而出?次贷危机同样显著提升了中国经济贸易在全世界的份额:2007年,中国实际GDP占全世界10.8%、新兴市场的24.8%,货物服务出口占世界7.8%、新兴市场的23.2%;到2015年,中国实际GDP占全世界17.3%、新兴市场的30.0%,货物服务出口占全世界11.6%、新兴市场的31.7%。

  尽管近两年全球贸易下滑,中国经济减速,但中国贸易占全球份额依然在提升。据世贸组织统计,以美元计价,2014年全球货物贸易出口增长0.3%,中国增长6.1%,美国增长2.6%,欧盟增长3.7%(其中德国增长3.4%),日本萎缩3.5%,被许多西方舆论捧为有希望赶超中国的印度增长2.5%。2015年,全球货物贸易出口萎缩13.5%,中国萎缩2.9%,美国萎缩7.1%,欧盟萎缩12.5%(其中德国萎缩11.0%),日本萎缩9.5%,印度萎缩17.2%。

  既然如此,中国未来的贸易争端谈判对手们最好还是不要以为全面贸易战的恐吓就能把中国吓倒,有话好好说为妙。(作者是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