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与不录,如何两全

2022年08月04日 07:48   来源:钱江晚报   胡欣红

  “我高考成绩超过本科一批分数线42分,只要有公办本科院校愿意录取我,我会签免责协议,犯病后不追究学校任何责任。”接连被高校提档、退档后,河南省南阳市西峡县高考考生张智铭近日在社交媒体上说。

  超“本一”线42分,竟然无大学可上?原因其实并不复杂,西峡县招生办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张智铭患有心脏疾病,体检未过,被两所高校拒录,这符合招生政策;他签免责协议后会不会有大学可上,决定权在高校。

  根据《普通高等学校招生体检工作指导意见》相关规定,对于患有严重心脏病(先天性心脏病经手术治愈,或房室间隔缺损分流量少,动脉导管未闭反流血量少,经二级以上医院专科检查确定无需手术者除外)、心肌病、高血压病等疾病者,学校可以不予录取。已错过手术时间的张智铭,目前确实难以治好。

  对于一个室间隔缺损、心功能二级的先天性心脏病患者,高校按照政策拒录,当然没毛病,但公众依然意难平。

  与视障脑瘫等残障学生相比,先天性心脏病患者对学校的软硬件设施并没有什么特殊要求,除了不参加剧烈运动之外,其他完全可以和正常的学生一起学习生活。但是,万一发病,其后果十分可怕。一旦发生意外,责任谁都担当不起。性命攸关,风险太大。这或许就是高校宁可录取残障考生却不愿录取心脏病患者的根源所系。

  受教育权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之一,张智铭既然可以正常接受基础教育,长大后本应该更有能力进行自我照顾,为何反而被高校拒录了呢?《教育法》也明确规定,“受教育者在入学、升学、就业等方面依法享有平等权利”。在张智铭的记忆中,只在2021年上半年犯过一次病,虽然已经不能通过手术方式治疗,但可以通过吃药进行控制,高中班主任也表示其和正常人差别不大,高校究竟在害怕什么呢?

  可以不予录取,并不简单等同于“不录取”。早在2009年,暨南大学就录取了一位患有心脏病的女生。首开先河的暨南大学当时也很犹豫,为此专门为其安排了一场特殊的体检、面试,考量她是否能像正常人一样完成学业。该生被录取后,学校还同意她先治疗、延迟一年入学,暖心之举,赢得了社会的高度赞誉。

  学校本应该是积极、温暖的地方,为了避免产生不必要的麻烦和风险,将一位一心求学的学生拒之门外,不仅有悖大学精神,而且很可能会断送一个有志学子的人生。“如果我只是高中毕业,将来可能找不到工作。因为病情的原因不能做很重的活,药钱比较贵,一个月要1800元,可能自己都养活不了自己。”

  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考生一家愿意签免责协议,那么学校做法是不是也可以灵活一些?毕竟大学对这个孩子来说,可能是人生最大的愿望了。

  “我真的想上大学,想去大学看看。”疾病不应当成为考生被拒之门外的理由,结果如何,我们不妨拭目以待。我们更应该以个案为契机,深刻反思高考体检门槛是否合理合法,为每一个有志于上大学深造的学子提供完备的制度保障。

 

(责任编辑:武晓娟)

精彩图片

录与不录,如何两全

2022-08-04 07:48 来源:钱江晚报 胡欣红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