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孔明降生的寒窑想起周处杀蛟的山洞

2020年01月03日 10:13   来源:东方网   凌河

  近日域中一大“发现”,虽算不上石破天惊,却也足以令人振奋,那便是山西运城宣布,诸葛亮出生的窑洞在该市临猗县天兴村被发现!

  关于诸葛亮的归属,本来是湖北的襄阳和河南的南阳在斗,刀光剑影几十年,硝烟弥漫直至今。“名高天下,何必争襄阳南阳”的和事佬劝解,丝毫不能让双方各退半步。现在又出来个山西的运城,居然“发现”了孔明出生的窑洞,而且“这个窑洞今天还存在”,这就不但“坐实”了诸葛丞相是俺临猗人,没有襄阳南阳什么事,而且为该地的旅游发展,打开了一大片新天地呢!

  这些年来,九州之大,关于“出生地”的捷报纷至沓来,岂但是开疆明君、诗宗文祖,也不光是奸相国贼、军阀逆子,便是神话中的虚构人物,如女娲、如王母娘娘、如观世音菩萨,甚至如石头里爆出来的孙猴子,不是都有了呱呱落地之处被“坐实”吗?便是西门庆那样子虚乌有的小说反角,不是也圈起了“出生处”么——所以一个诸葛孔明,实有其人的名家,他出生的“窑洞”怎么能不去“发现”,怎么能不“修古如古”,开发为“景区”,为南来北往摩肩接踵一掷千金的游人“打开一片新天地”、辟出一条“寒窑游”的新线路呢?

  话又说回来,诸葛亮确有其人,说他是运城人,按说也有三分道理,所以他“出生”的窑洞,大概还有那么一点影影绰绰,算不得全是空穴来风。其实关于故地的报导,居然还有毫无影踪的怪事——读者诸君,还记得曾经热播过的《乌龙山剿匪记》吗?乌龙山这个地名,本是剧作者水运宪的虚构,但湘西的龙山,坚称自己就是“乌龙山”,一条长峡谷,挂称为“乌龙山大峡谷”,此地的酒肆饭庄,莫不叫“乌龙山寨”。龙山说半世纪前的“乌龙山匪帮”,就在它的峡谷中横行,龙山更将近30年前那电视剧的主角申军谊睡过一宿的招待所,赫然挂出了“钻山豹归居”的偌大招牌——水运宪顺道参观了一个山洞,当地陪同也当面宣称,这就是“榜爷”的故居,当年钻山豹和四丫头他们还经常在这过夜呢!所以您看这摆设,全是当年的实物啊!弄得水运宪哑口无言,只好听凭导游历数“这作家和榜爷的血缘关系”!——不管怎么说,这以“钻山豹故居”为核心的乌龙山“匪文化游”却早已蓬蓬勃勃地“发展”起来了啊!

  诸葛亮出生的窑洞,据说是这些天才被“发现”以及被“求证”,但是这类的“洞”之被“坐实”,却不是近时才有——20多年前,曾有友人被宜兴的一家招待所邀去参加一个“论证会”,论证什么呢?原来要证明屋后的一个积水山洞,就是晋代“周处杀蛟处”。友人等曰,这周处虽有其人,但其事却系刘义庆《世说新语》的虚构,唐人刘知几早已论其“谬说妄谈”,怎么千年之后又来“论证”这个“洞”呢?但是不管,俺这几幢楼房,生意一直不济,不搞出一个“周处洞”,叫我吃什么?再说周处不是“义兴阳羡人”么?这不就是今宜兴吗?他不在俺这里屠龙,宜兴别处他人,也会捷足先“抢”啊.......

  20多年过去了,那个“洞”后来不知道“论证”与否“坐实”了没有,那江南福地,早已何止一个“周处杀蛟处”了,都是足以“令人振奋”的事儿啊,就像孔明出生的“寒窑”不断地被“发现”一样!

(责任编辑:邓浩)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精彩图片

从孔明降生的寒窑想起周处杀蛟的山洞

2020-01-03 10:13 来源:东方网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