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以翔之死告诫我们:不要沉溺在996逻辑中无法自拔

2019年11月29日 08:05   来源:红网   胡袁同晶

  11月27日,艺人高以翔在录制浙江卫视综艺时不幸逝世。有网友称,该节目运动强度大,拍摄时间长。且在近几年的综艺节目录制过程中,明星发生意外的情况并不少见。(11月27日《新京报》)

  从前几天的网易辞退员工事件,到如今的高以翔过度运动死亡事件。是否应该996,甚至是607的问题再度引起人们的讨论。有人说,明星作为高收入人群,他们在获得高回报的同时,也应当承担相应的风险。

  这种缺乏人性关怀的说法竟然并没有引发大多说人的反驳,甚至出现了大规模的支持者。除了人们对高位者的不满心理作祟,可以看出,“996是在为自己的简历和未来打工”的观点已经深入人心。但主流的逻辑就是正确的吗?在我看来,并不一定。不能因为现在的资本环境会自然滋生加班文化,就为加班文化的正当性张目。

  说到底,“996是为自己打工”的想法是完完全全资本逻辑统治下的产物。而单方面逻辑凌驾于其他逻辑现象的出现,是因为其对立面逻辑的缺失或绝对弱势。

  作为新闻传媒类专业的学生,我的不少同学都曾进入各个电视台工作。他们告诉我,在一个节目组中,除去核心的主创人员,观众、一线编导、场务、甚至是演员,大都是临时工。尤其是制播分离的政策实行后,大部分的媒体工作者其实都归属于某一家私立公司,并没有捧着电视台的“铁饭碗”,在最多不过一周的工作时间中,就算每天劳动时长过长、工作强度过量,也很少有人会选择花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去起诉公司,抱着“反正就这两天,大不了以后不合作了”的想法,合约结束后拿钱离开。在主观上看,大部分劳动者对于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本身就是缺乏动力的。

  而从大环境来看,大部分劳动者996所创造的工作价值,其实并没有沉淀在自己的简历之中。就拿前几天的网易事件来说,按该员工的说法,网易的暴力裁员现象一直存在,但为什么只有这次发展成了公共事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位员工被确诊为扩张性心肌炎,已经没有了顾虑,也就握住了和公司对抗的本钱。但对普通员工来说,HR的一句“可能会对你以后的简历有影响”,谁还有底气去继续斗争?所谓“为自己的简历打工”,本质上是为老板口中的“这个职员还不错”打工。我们要认识到,死的简历是需要活的人为其背书的,“年轻人应该奋斗”也只不过是一种自我安慰罢了。

  如此一来,劳动者话语的缺失,就给了资本话语轻而易举入驻的空间。企业家们大肆宣扬“996是一种福报”“年轻人就应该奋斗”,“干多少活拿多少钱”,也不过是为自己更大的利益创立合法性。并不是说,年轻时的奋斗是没有必要的。而是我们要认清,我们996的努力,到底无人逼迫下的自我敦促,还是在社会洪流中的被迫裹挟。对自己而言,996是一种无悔的奋斗;但对资本而言,996就是对劳动法的完全违背。

  《奇葩说》节目中,薛兆丰说“并不是老板让你996,你就能996,而是因为有很多同事愿意996”。但这与员工有何关系?当一个老板违反劳动法却没有被处罚时,就会引发各个老板的效仿。作为员工,只能随波逐流、自我麻醉。

  如今大多数企业都被社会的集体宽容惯坏了。凡资本繁荣,必然会滋生出加班文化,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我们绝不能为此就给这种文化冠以正当的名目。每个劳动者都必须让自己清醒过来,连明星这种处于收入阶层顶端的人都不得不被资本盘剥,难道这还不足以唤醒大多数人的警觉心吗?同时,立法部门也要认识到,资本效率绝不等于社会效率。提高每个劳动者的议价能力,是当今社会应当好好考虑的问题。

(责任编辑:李焱)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精彩图片

高以翔之死告诫我们:不要沉溺在996逻辑中无法自拔

2019-11-29 08:05 来源:红网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