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少年进豫章,问题成人何去何从?

2019年11月05日 07:02   来源:红网   吴雯艳

  一个月前,知乎大V@温柔发表了一篇名为《因为曝光豫章书院,我朋友被报复到自杀》的文章,让两年前被爆出殴打、虐待、囚禁学生的戒网瘾学校“豫章书院”再次闯入公众视野。两年前的伤痕触目惊心,而今却因当年曝光它的人被死亡威胁,再度引发热议。舆情发酵,案情扑朔,问题少年、豫章书院背后,牵动的不仅是整个社会的良知,而舆论的力量更不应只停留在愤怒、批评。时隔两年,我们更该反思:问题少年进豫章,那么问题成人该何去何从?

  2019年11月1日,原豫章书院山长吴军豹就“曾举报豫章书院的志愿者对外称其遭到死亡威胁“一事对界面新闻回应,称其从来没有授意谁去威胁过志愿者,并称其已心力交瘁,后面的事与其无关,更甚称此事是 “网络黑社会嫁祸”。且不论死亡威胁一事是否真由吴先生所为,舆论自由时代,风声从未仅是空穴来风。就两年前的报道,龙鞭、戒尺、囚禁,被孔子右眼的摄像头监视的恐惧甚至性侵,桩桩件件,单从法律层面,因纠纷殴打未成年人,就违反了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治安处罚法》,如若导致轻伤以上的,触犯刑法故意伤害罪,就需接受以上法律惩罚。法治社会,谁给予了豫章书院践踏人权,甚至侵犯未成年人的权利?!

  令人哗然的是,10月30日,天眼查通过官方微博发文质疑称,“时至今日,这家17年11月声称申请关停的豫章书院依然没被吊销,2019年4月其中一公司名由‘豫章书院’变更为‘堂渊文’(类似于教女德的培训机构),2019年3月,该公司依旧在申请‘豫章书院’的商标。”而校长吴军豹依旧逍遥“法”外,这不禁让人联想到“知名网戒专家杨永信”,可是,为什么这些“网戒”机构,如豫章书院、临沂网戒中心依旧大行其道?——证据不足,无法立案判刑。舆论,只能作为参考,不能作为判定案件的关键性证据(主要证据),甚至按照绝对理性的法律规定而言,舆论根本不在量刑的考量范围内。细思极恐,逍遥在法律边缘的“问题成人”该何去何从?

  此刻,网络上对“杨永信、吴军豹们”骂声一片,但是,当我们反思处于网络舆论主导者们之外的现实世界的主导者们——孩子们的家长,亲手将孩子们送进披着羊皮的虎口的家长们(许多家长知情豫章书院的做法仍然将孩子送进书院),问题少年背后的问题是否仅仅停留在网游、早恋、辍学那么简单?问题少年背后的问题家长,“棍棒底下出孝子”的旧思想,将亲生孩子称为“流浪孩子”、把孩子送进豫章以逃避教育责任,以期获得“安宁”却无视孩子的生命安全与人格发展,问题少年背后的问题家长是我们能避而不见的千百个“吴军豹、杨永信”吗?诸如此类网戒机构,本质上直接面对的客户是这些问题少年吗?不,他们面对的客户是这些孩子的家长们,谋取的是人性之恶、人性之欲这个无底的黑洞的利益!

  每个“问题”少年,都是被隔绝的天使。每个破碎的“问题”家庭,都是迷雾中的复乐园。问题少年的本质问题依旧是教育问题,打开问题少年心灵的窗户,温暖问题少年破碎的心灵,真正尊重孩子们的独立的人格与思考,而不是连哄带骗的将孩子送进恶魔的深渊。试问,当问题少年成长后,他们未被治愈的破碎的心,如何教养下一代的天使呢?

  给我们下一代的天使涌动、传承一些温暖的正义吧!给我们迟到的正义擦擦眼泪吧!

  问题家庭——重建!建成温暖的港湾!

  问题少年——回家!回到温暖的怀抱!

  社会、法律、舆论、我们,共同践行!

(责任编辑:年巍)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精彩图片

问题少年进豫章,问题成人何去何从?

2019-11-05 07:02 来源:红网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