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自选宿舍室友,实际效果有待评估

2019年09月11日 07:56   来源:羊城晚报   然玉

  “如果你睡觉不打呼噜,那我们就组一个宿舍吧”“宿舍欢迎cosplay爱好者”“00后,性别男,考研一族”……随着大学慢慢迎来“00后时代”,有些大学开始将宿舍选择自主权交到新生手中。在各个学校的摸索中,大概有“圈养式”和“放养式”两种模式。前者是指学校设置一定的限制,新生选宿舍得在规则中进行;后者则是完全将找舍友的权利都交给新生,住哪间宿舍,和谁一起住,都由自己说了算。

  又一个开学季,大学宿舍分配方式改革,俨然成了最新看点。广州一些高校已在尝试将宿舍选择权交给学生,而与之异曲同工的是,最近还传出了南京理工大学设计艺术与传媒学院通过问卷调查给新生寻找“灵魂室友”的新闻……尽管其主导思路、操作细节上略有差别,但可以肯定的是,过去那种按院系、按专业“机械”安排宿舍的做法,正在加速求变。大学管理者以开放、包容的姿态来呼应和引导新生代学生的诉求,这本身就是值得肯定的。

  当然,也应该意识到的是,既然新的宿舍分配模式还处于试水阶段,那么就必然会存在某些不成熟的地方。比如说,某些学校采取的是学生“自贴标签,然后自由组合”的方式。这貌似很符合“人以群分”的说法,理论上也能让志同道合的人住到一起,然而,实际运作下来,很可能是另一回事。一个首要的问题在于,大学新生未必能客观、准确地给自己建立标签,他们往往存在着自我美化以及“为贴标签而贴标签”的倾向。

  如果说“考研一族”“爱运动”这些标签尚且意有所指,那么“二次元”“强迫症”之类的标签就有些含糊其辞了。有些“标签”本身就是抽象的、模糊的,其内涵与外延几乎没有边界,不同主体的认受、理解也是千差万别。须知,那种流行文化中的所谓“强迫症”和病理性的“强迫症”根本就是两个概念。与之同理,还有太多似是而非的“标签”,在引导着学生选择自己的室友,这本身恐怕并不科学。

  相较于“技术细节”上的瑕疵,我们其实更需要反思,新的宿舍分配模式,其逻辑基础是什么?让同类人住在一起固然有各种好处,可是换个角度理解,这同样会有种种负面后果。比如说,会造成“同质化小圈子”的自我强化,学生们失去了接触更多元选项的可能性;再比如说,会导致“剩余者歧视”,那些被别人挑剩下的学生被动组成一个寝室,这想想都是满满的伤害;此外,还要注意的是,人都是会变的,如果一个“志同道合”的宿舍中间有人“改变初心”了,又该如何泰然相处?

  的确,过去那种原始的分寝室方式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因其天南海北、形形色色室友所构成的差异性与不可预期性,很多时候反倒会成为难得的经历。与之相较,对于听上去高大上的“新生自选室友”模式,我们同样有必要保持一份审慎,动态追踪实施效果并及时修正。

(责任编辑:臧梦雅)

精彩图片

新生自选宿舍室友,实际效果有待评估

2019-09-11 07:56 来源:羊城晚报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