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休息通知单”张弛有度是价值理性的回归

2019年03月15日 10:33   来源:东方网   杨朝清

  周伟光医生是浙江海宁市中心医院普外科的一位医生,今天他收到了一张强制休息的通知单。原来,最近一段时间连续高强度的工作,他身体吃不消了,却“硬扛”着坚持工作。(3月14日《人民日报》)

  在健康越来越受重视的当下,老百姓对求医问药的品质有了更高的诉求;正是有了许多医务工作者的努力和付出,公众的健康需求才能得到更好的满足。只不过,在权利意识不断彰显、人文关怀不断提振的今天,一些人尽管对契合传统道德审美的“带病工作”表示了敬意,却并不认同这样的做法。“强制休息通知单”犹如一面镜子,折射出医院文化认同与价值排序的转变。

  “带病工作”的背后,说到底是一种“代价论”。为了让孩子们在教育竞争中胜出,有老师“打吊瓶上课”;为了让学生节省吃饭时间去学习,有学校让学生“站着吃饭”;为了多挣钱,员工不得不长时间加班……为了达到目标,做出一些牺牲是必要的;这种“代价论”表面上为失范行为提供了极具合理性和人情味的理由,在本质上却是一种“道德绑架”,会对他人的正当权益造成变相剥夺。

  知名学者易中天在评价乡村教师的时候,曾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人们把老师比喻成蜡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我完全不赞同。这是不把老师当人,照亮别人的同时为什么要毁掉自己,就不能不毁掉自己吗?”就此而言,医疗应该是可持续的,对医务人员的过度消费,不可避免地会对医疗事业的长远发展带来负面影响。

  与永远不知疲倦的机器人相比,普通劳动者需要张弛有度、劳逸结合。当医生出现身体不适的时候,应该有制度化渠道来避免他们“带病工作”。这不仅是对医生的关爱,也是对患者负责。医生是一个高压力、高强度、高风险的职业,一旦医生们身心状况不堪重负,就应该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带病工作”固然让人感动,却需要果断纠偏;更为关键的是,要形成一种价值共识,即“带病工作”并不值得提倡;身体不适,合理的休息是理所当然的、理直气壮的。如果“带病工作”非但得不到纠偏,反而得到了激励和认同;即使那些生病了想要休息的普通劳动者,也会陷入“囚徒困境”,左右为难,最终不得不勉为其难,硬撑着“带病工作”。

  只有从规则和制度设计层面关心普通劳动者的身心健康,劳动者的权利才能得到更好的守卫,“强制休息通知单”显然就做到了这一点。它不仅做到了关爱员工,也得到了舆论的理解与支持,为何?只要懂得换位思考、愿意体谅他人,我们就会明白,“强制休息通知单”不是推诿卸责,而是一种价值理性的回归。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