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的“回信”让多少文艺工作者愧疚无颜

2018年09月14日 11:06   来源:东方网   张魁兴

  发现《倚天屠龙记》中误将河北地名“榛子镇”写成了“棒子镇”后,“金迷”李柯勇给金庸去信指出。近日,李柯勇收到金庸秘书的回信,信中在表示感谢之余承诺今后在修订时将加以改正。李柯勇收到回信后很开心,并将此事公布,当天就收到200个点赞。有评论道,金庸是享誉海内外的文学大家,对于一位普通读者提出的意见,即便不予理会,想必也没有人指责。金庸不仅让工作人员进行了认真的查证,还在证实确系有误后坦然承认并表示将作出修正。这种虚怀若谷的胸襟和严谨治学的大师风范由此可见一斑。

  其实,中国“一字师”的故事很多。比如《唐诗纪事》记载的故事,郑谷改齐已诗《早梅》,把“前村深雪里,昨夜数枝开”改为“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听从小孩的建议,把“大孩自动教小孩”改为“小孩自动教小孩”;诗人公刘听从编辑的意见,将一诗中“中国在笑!中国在跳舞!中国在狂欢”的“跳”删掉。毛泽东关于“一字师”的故事也许多。如,把《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改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把“支援军”改为“志愿军”;把“原驰腊象”改为“原驰蜡象”。金庸先生的“棒子镇”是小说地名,改为事实上的地名“榛子镇”,虽然改不改都无可,但改为“榛子镇”可证小说更为严谨,作家更为严谨。

  知名公众号“六神磊磊读金庸”作者王晓磊表示,这么快就有了消息令他们感到很意外,同时也敬佩金庸和工作团队的严谨和认真。是的,现在有这么严谨和认真的作家和工作团队很少了,试看现在的文艺圈,抄袭剽窃现象层出不穷,演艺圈替身抠图比比皆是,即使受到批评也很不以为是,至于道歉承认错误者几乎没有,就是文联作协对抄袭剽窃现象的处理也有纵容的嫌疑,比如对有确凿证据抄袭剽窃现象,文联或文艺协会有明确的态度吗?抄袭剽窃是严重的错误,文联或文艺协会岂能没有明确的态度!

  金庸的“回信”让多少文艺工作者愧疚无颜?试看文艺作品中多有常识性错误,有多少错误有道歉和改正错误的勘误声明?当然,我们也有惊喜,比如金庸的严谨和认真,还有极少数媒体每天都有前一天的勘误声明,做媒体的搞文艺的就该严谨认真,就该不放过一个标点符号,就该对读者或观众负责。那些网络剧为什么老有字幕错误?就是一个原因,就是对观众不负责任。那么多“一字师”的故事启示文艺工作者,任何一个些小的错误都不要放过。一个字的错误也是瑕疵,都有碍观瞻,都是不美的表现,都像恶心的苍蝇。是文艺作品就应该追求美轮美奂,不要不把一个字的错误当回事,给你指出一个错误也是老师,这说明你本身就有没有做好的地方,或者称有改正的空间。对任何一个给你指出错误或缺点的人都要表示感谢,因为“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永远正确,永远是真理。

(责任编辑:臧梦雅)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