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稳定市场预期尤为重要

2018年08月01日 08:14   来源:经济参考报   

  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经济预测部主任祝宝良日前在参加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主办的博智宏观论坛时表示,在当前经济环境下,紧要任务是将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结构性改革政策配合在一起,降低政策的不确定性,稳定市场预期。

  祝宝良认为, 2016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我国经济稳定增长,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总量调控政策相对宽松、国际经济复苏共同作用的结果。去产能处置了钢铁、煤炭等行业的过剩产能,止住了制造业投资不断下滑的趋势;去库存拉升了房地产价格和房地产投资;积极的财政政策推动了基建投资增长;美、日、欧盟等国家经济复苏增加了我国出口。此外,我国人均GDP达到8000美元后,消费需求逐步转向服务业,产业结构开始转向高技术产业、装备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如果说中国经济有韧性,从需求端看主要表现在消费基本稳定、出口增加、制造业投资开始企稳回升。未来经济的韧性还有多强?哪些是持续的动力?哪些可能会发生变化?都有待分析。

  分析上半年经济形势,有几个问题的答案还不明晰,也带来了对经济形势判断的争论和一些预期的混乱。

  一是基建投资增速在5月份和6月份快速下降的问题。这是我国清理地方政府隐形债务的结果,也与1-5月份财政支出增速减慢有关。但随着PPP项目清理基本结束,特别是6月份财政支出增速提高,基建投资增速反而继续下行。6月份当月的财政支出开始加速为什么还没在基建增速上有所反映,基建大幅减缓到底是财政原因,还是金融原因?现在看还没有清楚的答案,我认为与融资有关。

  二是二季度以来私人投资和制造业投资快速回升的问题。从统计数据看,钢铁、建材、装备制造、计算机、汽车等领域投资增长明显加快,6月份制造业投资增速已达11.3%。但我国的产能利用率水平还不高、下游企业的利润增长也不快、去杠杆的融资约束等因素,应该会影响到私人投资和制造业投资增速的回升。私人投资和制造业投资为什么上升?可持续性如何?需要继续分析和观察,我认为私人投资和制造业投资6月份的速度没有基础。

  三是二季度居民消费突然大幅增长。上半年居民实际收入比去年同期下降0.7%,但消费增长却比去年同期加快0.6%。一季度居民消费同比增速只有5.4%,符合预期。但二季度消费同比增速忽然明显上升并不符合常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中位数有所提高,并不会明显改变居民的边际消费倾向,边际消费倾向是很难改变的。我们也没有出台短期刺激消费的政策。所以,二季度消费的突增不可持续。

  今年二季度我国国内投资和消费需求可能是回落的,如果下半年对外贸易疲软,经济增速可能会继续放缓。实际上,今年以来,财政政策确实不是那么宽松,货币政策也有点偏紧。除了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外,现在更重要的是预期管理政策。对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能发挥作用的微观经济基础即国有企业的改革、地方政府软预算约束改革等体制改革的进展也存在争论,不尽如人意。

  “当前紧要任务是将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结构性改革政策配合在一起,降低政策的不确定性,稳定市场预期。”祝宝良认为,需要做到以下四点:一是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要相互配合,创造一个很好的环境。二是房地产的问题要妥善处理。三是要确定地方政府融资的前门要开大。四是承诺的对外开放一定要做好。(经济参考报博智)

(责任编辑:臧梦雅)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