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用针头的“三不管”应拷问监管失责

2018年07月12日 07:38   来源:南方网   吴帅

  那些被患者带回家自行采血和注射胰岛素的针头,后来都去了哪里。答案让人“后背发凉”——在医院被谨慎收集、处理、焚烧的废弃针头,在院外却轻松投入到生活垃圾中。对此,内分泌科医生胡源坐不住了,他自费购置了一些收集废弃针头专用的锐器盒,免费发放给糖尿病患者,并指导他们将废弃针头交回医院。4年过去,米黄色的圆柱形锐器盒一共发放近万个,保守估计,至少从垃圾堆里“抢”回了50万个废弃针头。相较每年使用量上亿的采血针和胰岛素注射针,50万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分子。乱扔针头的背后藏着一个巨大的“三不管”地带。(7月11日《中国青年报》)

  自行采血和注射胰岛素的针头,因为接触过病人血液,可能带有导致感染的病源体,属于医源性垃圾,需要按照医疗垃圾处理。一是应用专门收集针头的医疗锐器盒统一收集起来。二是当锐器盒装满了,需要送回医院进行专门的处理。

  但现在,这一个区域居然属于“三不管”地带。监管部门不管,医院不管,民众也不管。这些废弃针头没有经过任何处理,就被扔到垃圾桶,当生活垃圾处理,俨然会产生各种各样的风险。环卫工人及拾荒者,有可能被隐藏在生活垃圾中的针头刺伤,甚至可能造成疾病传播,产生污染性疾病。最后,这些丢弃在垃圾堆的注射针头,会不会被某些吸毒者捡到,在未经消毒下,造成危险的二次使用?

  很显然,这种“三不管”是不正常的现象。首先,是立法上的缺陷。我国的《医疗废物管理条例》只针对医疗机构,所以医疗机构产生的医疗废弃物得到专业及专门的处理。但是,针对家庭及个人产生的医疗垃圾如何管理,尚属于空白地带,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虽然我国的《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也规定,“收集、贮存、运输、利用、处置固体废物的单位和个人,必须采取防扬散、防流失、防渗漏或者其他防止污染环境的措施;不得擅自倾倒、堆放、丢弃、遗撒固体废物。”但一个基本卫生常识是严重缺陷的,那就是包括废弃针头及伤口敷料等医疗废物属于危险废物,理应受到专门的管理。再者,何谓专门的管理?也有笼统之嫌,缺乏精确具体的指导。

  事实上,院外废弃针头在内的医疗垃圾管理,已经对公共卫生安全造成了威胁,制造了高风险的医患。作为卫生部门、环保部门在内的专业机构,应该承担起这种公共管理的职责,给予公众以专业指导及管理,在源头上消除这种安全隐患。

  一是应出台相应的卫生法规,明确院外个体及机构的责任,树立起对这个乱扔医疗垃圾的责任意识。二是应该普及院外医疗垃圾分级管理的做法,在小区放置一些专门的医疗垃圾箱,给有需求的家庭及个人配置医疗锐器盒。三是大力进行宣传,让公众意识到乱扔医疗垃圾可能会带来的种种社会问题。

  没有这些管理举措的有所作为,单单靠像内分泌科医生胡源这样用做公益的热情,来解决一个社会问题,就如车水杯薪,难以真正的治愈这种社会病带来的剧痛。一切就像这个新闻展示的那样,相比于过千万乃至过亿的注射针头,50万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分子。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