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麒:王熙凤嘴里的前清海关贸易真相

2018年05月15日 08:56   来源:深圳特区报   

  《红楼梦》第十六回里,写王熙凤与丈夫贾琏的奶妈赵嬷嬷闲拉呱,扯到贾府的始祖为康熙南巡接驾和王熙凤的祖上掌管海关事务和主管对外贸易的事,切中了前清海关关防和对外贸易的基本史实。书中这样写道:

  凤姐笑道:“说起当年太祖皇帝仿舜巡的故事,比一部书还热闹,我偏没造化赶上。”赵嬷嬷道:“唉哟哟,那可是千载希逢的!那时候我才记事儿,咱们贾府正在姑苏扬州一带监造海舫,修理海塘,只预备接驾一次,把银子都花的淌海水似的……”凤姐忙接道:“我们王府也预备过一次。那时我爷爷单管各国进贡朝贺的事,凡有外国人来,都是我们家养活。粤,闽,滇,浙所有的洋船货物都是我们家的。”

  史学界最新研究成果表明,从1644年清朝入关至乾隆二十二年(1757)一百多年间,清初的对外贸易先后经历了“顺其自然”“政策锁国”和“全面开放”三个阶段。王熙凤所说的事当发生在第三阶段。康熙二十二年(1683),清朝以统一台湾为契机,对外贸易政策作了重大调整。先是康熙二十三年,沿海各省开海禁紧接着设立粤海关(驻广州)、闽海关(驻厦门)、浙海关(驻宁波)、江海关(驻云台山)四处海关。海关的负责者称海关监督,朝廷将“各关征税税则,给发监督,酌量增减定例”。海关监督的权力很大,从中得利也很多。王熙凤的祖上是朝廷委派的海关命官,且专门负责附属国“进贡”事宜,所以“凡有的外国人来,都是我们家养活”;加之又负责操办对外贸易的“洋务”,所以“粤,闽,滇,浙所有的洋船货物都是我们家的。”。由此可见“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请来金陵王”这句“护官符”里的话并不夸张,“金陵王”——王熙凤的祖上正是靠把持海关和从事海外贸易而发家暴富;《红楼梦》记述的贾府,日常生活里大量使用洋货,如“粤海将军”(实际应是“粤海监督”)在贾母过生日时,送来西洋产的价格极其昂贵的玻璃炕瓶,王熙凤房里不时拿出外国进口的茶叶、烟丝、奢侈品,贾宝玉屋里的“西洋葡萄酒”等物品,无不生动地反映出清代初叶就已经实行了对外开放政策。只不过这种“开海”、开放,是封建特权阶层从中渔利和受益,整个国家经济和广大民众的生活并未因此而得到多少改善。

  《红楼梦》里“王熙凤和赵嬷嬷的对话”情节,是有充足的史实根据的:康熙统治时期,对外贸易有声有色。康熙帝曾多次颁布圣谕,令各关口减免外国商船的关税,以刺激进口贸易。当时的中国沿海对外贸易分东洋、南洋、西洋三个区域。如南洋贸易,就是与南洋各国交易大米及土特产。其中,清朝为满足特权阶层的需要,从南洋进口香料占了很大比重。

  关税是指一国海关根据该国法律规定,对通过其关境的进出口货物课征的一种税收。政府对进出口商品征收关税,以进口关税最为重要。如康熙朝规定:海关税率及计税则例划一,外国船只只需在任何一关交税,其他三关不得重复征税。一段时期,鉴于外国商船日渐减少的实际情况,康熙帝就曾多次颁布圣谕,令各关口减免外国商船的关税。康熙二十三年(1684)就规定,洋船原税“抽三分”;二十四年(1685)又“于原减之外,再减二分”。康熙朝本着“怀柔远人”之意,不仅对海外商人实行减免货税的待遇;在船钞方面,对海外商人所征收的船钞的标准也远远低于本国商人的标准。西方商船所负担的船钞税占贸易额的0.75%,而本国商船所负担的船钞则占贸易额的0.85%。这些关税政策的实施,对促进进口贸易、增加与各国的贸易往来、标榜大清的“天朝”地位和影响力都起到了积极作用。

  收取关税是一国政府增加其财政收入的方式之一,其作用在于通过收税抬高进口商品的价格,降低其市场竞争力,减少在市场上对本国产品的不良影响。但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其不利影响也在逐步显现。为减少不必要的摩擦和纠纷,在今年四月份的博鳌亚洲论坛上,中国政府就宣布大幅度降低汽车进口关税。

  确定合理的关税,与各国进行正常的贸易往来,实现与贸易国互利共赢,这是非常重要的国策,关涉经济和国际政治。《红楼梦》里的这些文字记载,尽管语焉不详,但对我们梳理清初的国家开放和对外贸易历史,从而积极应对当下的诸多世贸问题,仍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作者系中国中小企业研究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李焱)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