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单位,该驱哪门子邪

2018年05月02日 07:20   来源:钱江晚报   戎国强

  4月30日18时10分,认证为“中科院之声”的微博和中科院上海应用物理研究所网站发布了一个“关于钍基熔盐堆核能系统项目启动仪式情况的说明”,就该启动仪式出现的作法驱邪仪式,向“各界同仁”致歉,并对两名有关工作人员作出停职处理。

  中科院的科研项目与驱邪搞在一起,这事听起来就很讽刺,有损科研单位的形象,中科院有关领导不恼火倒奇了怪了。但是,对此事的检讨,不能止于科研单位的形象;还应该诘问一句:此事是否有损“科学”的形象?

  曾几何时,“科学”在中国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长大要当科学家”就已经是很多少年儿童的理想。在那个崇尚科学的意识十分普遍的年代,科研项目的建设工地上出现神棍作法,是不可想象的。

  不可想象的事情是怎么成为事实的呢?“中科院之声”发布的“说明”称此事“与科学精神背离”;这个“科学精神”可能说到了要害。若干年来,全社会的科学精神是强化了,还是减弱了?至少有一部分人完全背弃了科学精神;其中对社会具有很大负面引导作用的是,一些级别不低的官员,崇尚“风水”,建机关大楼,布置办公室都要请“大师”看风水。在官员、名人的加持下,李一、王林之流混得风生水起,成为众人追捧的对象。“科学”就这样被边缘化,“风水”则穿上了“传统文化”的外衣登堂入室。

  科研与神棍搞到一起,并不是偶然的。照理,现代教育与求神拜佛也是格格不入的,但是,每逢高考前夕,一些学校会组织教师前往寺庙,烧香拜佛,求神灵保佑学生考上理想的大学,赐给学校一个好的升学率。一些老师说,烧香不一定是因为相信神灵,是求一个心安,求拜过了,心里踏实。这等于说,老师所掌握的知识,不能给自己心安,老师们的专业能力,不能让他们自己感到踏实。“知识就是力量”变成了“神灵就是力量”。

  人在什么时候会祈求神灵?自感不能掌握自己命运的时候,最容易向偶像奉献膝盖。倒不是一定相信神灵,而是没有别的可以信靠。当知识不能给知识者力量的时候,知识者的社会地位,在相当程度上就是知识(当然包括科学知识)的地位。当科学的形象受损时,科研单位的形象受损是必然的。在这样的社会氛围下,中科院上海应用物理研究所的两位负责前期施工的工作人员,对“作法”一事失去了应有的“警惕性”也就有了必然性。尤其事发地点是在远离中心城市的甘肃武威,人都有入乡随俗的心理,身在现场,被现场气氛所裹挟,于是就犯了“未制止”的错误。

  中科院说向“各界同仁”致歉,其实更应该向“科学”致歉,向“科学精神”致歉。把神棍驱走,处理了两名工作人员,中科院及全社会的“驱邪”任务还很重。尊重知识,驱走迷信,“科学”才能归位。

(责任编辑:武晓娟)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