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和应对结构性通胀风险

2018年04月11日 08:38   来源:经济参考报   冯明

  今年春节之后出现了一轮较为普遍的涨价,大批企业在向上调整产品销售价格。这其中既包括生产资料,例如纸板、轮胎、水泥、化肥、建材等;也包括大量的生活资料,例如食品饮料、啤酒、家电、生活用纸、快递、旅游、航空服务等。

  推动本轮涨价的因素又不仅仅局限于上游原材料的价格上涨,还包括更广义的成本上升,例如劳动力成本、运输成本、环保成本等等在过去一两年时间里均出现了显著上升。

  除了经济中普遍存在的上述成本推动型通胀压力之外,今年还有几类重点商品的价格存在较强的上涨风险,需要提早警惕、密切关注:一是国际石油价格,二是猪肉价格,三是一线城市的房租价格。

  结构性通货膨胀是当前及未来一段时期中国经济面临的一大风险点。今年春节之后出现了一轮较为普遍的涨价,大批企业在向上调整产品销售价格。这其中既包括生产资料,例如纸板、轮胎、水泥、化肥、建材等;也包括大量的生活资料,例如食品饮料、啤酒、家电、生活用纸、快递、旅游、航空服务等。

  一方面,这轮涨价有一个典型特征——成本推动型。上游生产资料价格在2017年出现了较为普遍的上涨:螺纹钢、无烟煤、线材、无缝钢管、复合硅酸盐等工业生产资料的价格全年累计上涨幅度了超过30%,纸浆价格累计上涨了29.6%,尿素价格累计上涨了24.7%,除此之外,农药价格、饲料价格也均出现了不小的涨幅。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2016年初触底后开始迅速反弹,到2017年2月同比增速攀升至7.8%的高位。尽管PPI在2017年第三季度之后已经有所回落,但是这一轮上游工业原材料价格上涨对中下游产业的成本和定价必然会形成不小的压力。这种价格上涨由上游向中下游的传导机制在今年春节以来已经明显体现出来。

  另一方面,推动本轮涨价的因素又不仅仅局限于上游原材料的价格上涨,还包括更广义的成本上升,例如劳动力成本、运输成本、环保成本等等在过去一两年时间里均出现了显著上升。换言之,这轮涨价潮的背后是企业综合运营成本的抬升。以纸箱厂为例,不仅上游纸浆等原材料成本在上升,而且雇佣工人的成本、运输成本、环保合规成本也在上升。这些综合运营成本的上升会迫使纸箱厂家涨价,随即进一步向更下游的包装企业、物流快递企业传导,从而最终影响到千家万户的生活成本。

  除了经济中普遍存在的上述成本推动型通胀压力之外,今年还有几类重点商品的价格存在较强的上涨风险,需要提早警惕、密切关注:一是国际石油价格,二是猪肉价格,三是一线城市的房租价格。

  国际石油价格从2014年6月开始经历了一轮较为剧烈的下行周期。布伦特油价从115美元/桶的高位一路下跌至2016年1月的26美元/桶,跌幅达到77%。WTI油价也有相似的跌幅。2016年初之后国际油价开始止跌回升,目前布伦特油价位于68美元/桶附近,WTI油价位于65美元/桶附近,这一位置相对于2017年上半年50美元/桶的价格中枢高出约30%。页岩油气革命之后,世界石油市场格局发生了重大重塑。一个关键性的改变在于美国这一原来的石油进口大国已经基本实现自给自足,未来还有可能成为石油出口国。随着美国在全球石油市场上身份的转变,其对待国际石油价格升降的态度也在发生微妙变化。对于美国经济整体而言,油价上升过去是负面冲击,未来可能不再是坏事,甚至还可能变成好事。与此同时,美国对于维护中东地区地缘政治平衡稳定的态度也在发生扭转。而一旦中东地区出现动荡,干扰到石油生产和运输,那么首当其冲的必然是中国;因为我国的石油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60%,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进口国。石油价格上升不仅会影响千家万户的汽车加油成本,而且还会推升公路、河运、海运、航空运输以及众多化工制造品的价格。分析模型显示,我国CPI对国际石油价格的弹性约为0.019。这意味着,国际油价中枢从50美元/桶上升到65美元/桶对中国CPI的推升约为0.57个百分点。这并不是一个小数字,应当引起宏观经济管理部门的重视。

  猪肉是大部分中国家庭的主要食用肉类,不仅在CPI篮子中所占的比重较高,而且会间接影响到其他相关食品和餐饮服务的价格。在过去两年时间里,猪肉价格处于持续下行的态势。在养殖利润不断削薄的情况下,生猪存栏量目前已跌至历史低位。猪肉价格目前正在触及本轮周期的底部,预计在今年第二或第三季度的某一个时点会止跌回升。在最新的CPI商品篮子中,猪肉所占的比重大约为2.5%。这意味着,如果猪肉价格上涨10%到20%,那么仅考虑直接效应就会导致CPI上升0.25到0.5个百分点。尽管随着猪肉供给弹性的提高,近年来猪肉价格波动幅度整体上呈下降趋势,但参考历史经验10%到20%的涨幅仍是可预料之内的情形。

  最后来看一线城市的租房市场价格。在严密调控之下,一线城市房地产市场销售价格快速上涨的势头目前已经得到了初步遏制。2017年底,一线城市新建住宅价格指数同比增速已经降低至0.7%,二手住宅价格指数的同比增速也降到了2.5%。不过我们在调研中发现,在住房销售价格趋于稳定的同时,2018年春节之后一线城市住房租赁市场的价格出现了明显抬升。过去几年时间里积累的住房销售价格涨幅向租房价格传导的压力不容忽视。以北京市为例,如果将2005年的二手住宅销售价格和租金价格都标准化为100作为基准点,到2017年,二手住宅销售价格已经上到了240,而与此同时计算在CPI之内的居住价格仅仅上涨到138。销售价格与租金价格之间如此大的缺口是难以持续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房价的上涨必然会传导到房租价格。对于刚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的外来年轻人口而言,租房成本将越来越成为其消费支出的大头,住房负担将出现显著上升。这对城市社会活力和创新动力会带来不容忽视的负面影响。以北京北四环沿线周边60平方米的一居室或两居室小户型住宅为例,目前的市场平均租金约为每月5500-6500元左右。而根据薪酬网发布的《2017年北京地区毕业生薪酬调查报告》,985院校本科、硕士、博士应届毕业生的平均起薪点分别为8426元/月、10979元/月、13509元/月,一般院校本科、硕士、博士应届毕业生的平均起薪点分别为5273元/月、7127元/月、8858元/月。也就是说,即便是985院校的硕士毕业生,其在刚参加工作的第一年也需要将其收入的一半用于租房。现实中有大量的年轻人不得已而选择合租,但即便如此,房租成本也占到其工资收入的三分之一左右。对于普通院校本科学历的毕业生,房租占其工资收入的比重则要更高。

  目前一线城市的“房价租金比”远低于以余额宝为代表的货币市场基金的收益率。两者之间存在巨大的套利空间,况且房产的流动性低于货币市场基金。理论上,如此大的套利空间是不可能长期维持的,两者会逐渐趋于均衡。按照一线城市房价“既不过快上涨、又不下跌”的调控目标,对未来一线城市房价的合理预期或许应当是缓慢平稳上涨,同时也就意味着房租价格将存在至少1.6倍的上涨空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工资水平上涨跟不上房租上涨,那么外来年轻人口将难以承受不断攀升的租房成本;而如果工资随房租而大幅上涨,那么企业用工成本和城市整体的物价水平也必然水涨船高。

  针对上述情形,我们提出四点政策建议:其一,加强石油等基础能源品供给能力建设,密切关注俄罗斯、中东、非洲等地石油进口来源地的政治经济形势变动,确保能源供应安全。其二,提高猪肉等重点食品原材料的供给弹性,通过大数据、供应链金融等技术手段降低农产品市场价格波动。其三,大力加强一线城市住宅租赁市场建设,以多种途径多管齐下确保住所有居,特别是要减轻新就业大学毕业生群体的住房负担,为青年人创业创新打消后顾之忧。其四,紧密跟踪监测人民币对主要货币的汇率变动和跨境资金流动情况,防止内部通胀和外部汇率变动交叉影响,陷入恶性循环。

  (作者单位: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

(责任编辑:臧梦雅)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