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佐军:培育壮大新动能 缓解经济下行压力

2018年03月28日 07:54   来源:经济参考报   □李佐军

  2017年,我国GDP总量达82.7万亿元,同比增长6.9%,较上年提高0.2个百分点,为2010年来首次加速。这个成绩是靓丽的,也超出多数人的预期,还超出原定6.5%左右的目标。

  现在,我们最需要思考的是,这种增长是否可持续?要研究是否可持续,就必须分析造成2017年经济增长超预期的成因。成因很多,我们可以将其归为两类:一类是经济增长的旧动能;另一类是经济增长的新动能。简言之,旧动能是指主要依靠需求侧政府投资和出口拉动、供给侧大规模要素粗放投入拉动经济增长的动能;新动能是指主要依靠供给侧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拉动、需求侧新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动能。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要靠制度变革、结构优化、要素升级(或改革、转型、创新)“三大发动机”。

  我们可以大致将基础设施投资、房地产投资、出口、传统工业、新增贷款、上游行业价格过快上涨等指标归为旧动能;将民间投资、新登记注册企业、现代服务业、战略性新兴产业、高新技术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消费升级类商品、网上零售等指标归为新动能。

  按此分析框架,2017年的中国经济增长,一方面仍然主要依靠了旧动能,另一方面新动能显示出越来越强的拉动作用。

  从旧动能拉动来看。一则经济增量增长严重依赖于净出口拉动。2017年,净出口对GDP贡献率为9%,而2016年则为-10.4%,从需求侧来看,较2016年高0.2个百分点的增长主要是由出口贡献的。二则政府投资仍在发挥关键作用。制造业投资、基础设施投资和房地产投资三大投资中,基础设施投资和房地产投资大致可归为政府投资。2017年,基础设施投资增长19.0%,比上年加快了1.6个百分点;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7.0%,比上年加快了0.1个百分点。三则传统工业特别是重化工业仍是支撑很多地方发展的支柱。2017年,全国规以工业增加值增长6.6%,比上年加快0.6个百分点,其中制造业增长7.2%。特别是因去产能导致供求关系变化,使得煤炭、钢铁等上游行业出现了新一轮发展。四则新增贷款仍然总量较多、增长较快。2017年,新增贷款达到13.53万亿元,高于上年的12.65万亿元,更高于2009年的9.56万亿元。

  从新动能拉动来看。一是民间投资显著增长。2017年,民间投资增长6.0%,比上年加快2.8个百分点,占全部投资的比重为60.4%。同时,全国新登记企业比上年增长9.9%。二是现代服务业快速增长。2017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长8.0%,高于第一、二产业增长;第三产业对GDP增长贡献率为58.8%,比上年提高1.3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为51.6%,与上年持平;特别是战略性新兴服务业、生产性服务业、科技服务业营业收入同比分别增长18.0%、15.0%和15.1%。三是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继续快速成长。2017年,高技术产业和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分别比上年增长13.4%和11.3%,增速分别比规模以上工业快6.8和4.7个百分点;高技术制造业、装备制造业投资比上年分别增长17.0%和8.6%,分别加快2.8和4.2个百分点;工业机器人产量比上年增长68.1%,新能源汽车增长51.1%。四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新成效。2017年,全国工业产能利用率为77.0%,创5年新高;12月末商品房待售面积比上年末减少10616万平方米;11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比上年同期下降0.5个百分点;1-11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比上年同期减少0.28元。五是消费成为经济增长的主动力。最终消费支出对GDP增长贡献率为58.8%,高于资本形成总额26.7个百分点;通讯器材、体育娱乐用品、化妆品等消费升级类商品分别增长11.7%、15.6%和13.5%;全国网上零售额比上年增长32.2%,增速比上年加快6.0个百分点。

  2018年的经济增长能否保持2017年的态势,主要取决于新动能的成长。因为2018年中央部署要开始打三大攻坚战,其中第一大攻坚战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而要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就必须摆脱经济对政府投资、信贷投放、房地产开发、高杠杆率等旧动能的依赖,必须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必须下决心解决僵尸企业和刚性兑付的问题。这会带来经济一定的下行压力。如何对冲和缓解经济下行压力,则依赖于新动能的培育和壮大。(作者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研究所副所长)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