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游戏被“妖魔化”了吗?

2018年03月06日 09:46   来源:红网   胡印斌

  本次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青少年沉迷游戏的现象应该防治,但一禁了之的办法也不妥当,应该考虑更多柔性的管理办法,比如利用技术手段让家长与孩子订立数字契约。马化腾也讲到,其实可以进一步发挥游戏的正向价值,而不是一味地妖魔化。(3月5日《中国青年报》)

  一直以来,青少年沉迷网游、手游备受诟病。特别是,因为游戏发生了不少极端事件,比如很多孩子为了打游戏,动辄花掉父母数万元血汗钱;又如有的孩子因为痴迷打《王者荣耀》,和父亲发生口角,一言不合,居然从四楼一跃而下。尽管这些事件属于个别现象,但已经引发了社会的普遍焦虑。

  据报道,我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游戏市场。2017年,中国手机游戏市场规模已经超过2000亿元,游戏用户规模达到5.83亿人。与此同时,游戏玩家越来越低龄化,大量中小学生把网游作为自己最主要的“课余爱好”,如最火爆的《王者荣耀》,11岁到20岁的玩家比例高达54%。

  疯魔如此,难怪全国政协委员、广州大学副校长于欣伟称有些游戏已成为了毒害青少年成长的新“鸦片”。全国人大代表、广西崇左市高级中学英语老师黄花春则认为,一些游戏公司为了追逐市场利益,设计的网游中充斥着拜金主义、色情、暴力等内容,给青少年造成了不良影响。这实际上也是一个全球性问题,据外媒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明确表示:电子游戏中的暴力元素会影响青少年。

  事实上,游戏大量占用孩子们的时间,进而影响其行为习惯,也曾引起监管部门的警惕。《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规定,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服务企业不得为未成年人提供交易服务。去年2月,国务院法制办《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送审稿也规定,网络游戏服务提供者采取技术措施,限制未成年人连续使用游戏时间和单日累计时间,禁止未成年人每日0:00至8:00期间使用网络游戏服务,这也被称为“网游宵禁”。

  也因此,目前的问题是如何从源头防范游戏对未成年人的过度影响,是如何拯救那些沉溺于游戏中的孩子,是如何将孩子的注意力从游戏中转移出来。至少在目前而言,还谈不到什么“一禁了之”的政策后果。这一方面是因为,很多看似堂皇的政策,比如“不得为未成年人提供交易服务”等,在现实中往往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与落实。另一方面,在游戏的世界里,所谓“柔性”更多是一种空谈,试图以此找到政策缝隙,不过是在转移话题罢了。

  当下,游戏治理已经到了必须明确表态取舍的时候了。若依然含糊其辞,或者只是一味去发掘游戏中的“正向价值”,只能走向失控。

  在今年两会上,于欣伟委员建议,防范手游上瘾必须从娃娃抓起,加快建立网游分级机制刻不容缓,同时严格监管和审核游戏开发商、游戏运营方。黄花春代表建议,主管部门应加强对网游产品上市的审批管理,推动建立网游企业诚信系统和游戏产品第三方评估体系,重点监督用户数量多、社会反响大的网络游戏产品。

  而无论是分级机制,还是第三方评估体系,根本都在于严格的监管。无监管,不游戏。舍此,没有其他的捷径。社会公众呼吁治理游戏,也不是什么“妖魔化”,而本来就是一种正常的民意表达。说到底,企业有责任采取技术措施防止青少年沉迷网游,而不能总是致力于升级游戏,更不是辩解说“游戏其实挺好的”。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