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意义上的投机与投资

2018年03月06日 08:38   来源:深圳特区报   朱海就

  人的行为的投机性源于不确定,“不确定性”源于变化,在市场中它源于消费者需求的不确定性与竞争对手的行为的不确定性。在存在不确定性的情况下,就需要预测,所以投机和“预测”总是联系在一起。预期未来价格,就是预期什么才能更好地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投机”在很多人的心目中都是一个坏词,他们认为投机不仅不创造财富,而且还破坏市场秩序。在计划经济时代甚至还有“投机倒把罪”, 在1997年《刑法》才把它取消,后来作为条例,它一直存活到了2008年。“投机倒把罪”是荒谬时代的荒谬产物。投机是人的本性,也是形成市场的条件,没有投机就没有市场。

  人的每个行为都是投机的,只是程度不同,比如外出买一个面包也是投机性行为,因为能否买到面包也是不能肯定的,如不要被车撞,面包店没有停业等等,满足这些条件才能买到面包。市场中高买低卖,买空卖空、囤积居奇等的投机性当然更强。可见,不让人投机,实际上就是不让人行动。

  人的行为的投机性源于不确定,“不确定性”源于变化,在市场中它源于消费者需求的不确定性与竞争对手的行为的不确定性。在存在不确定性的情况下,就需要预测,所以投机和“预测”总是联系在一起。预期未来价格,就是预期什么才能更好地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在市场中,我们正是通过投机,才获知什么产品更容易被消费者接受。投机可以分为两种,一是“套利”意义上的投机,这种投机也是常被人诟病的一种投机,但这种投机是有重要意义的。

  “套利”意义上的投机典型地存在于资本市场中。在资本市场中,时时刻刻都发生这种投机。投机推动资产价格的变化与资本价值的变化趋向一致,使更能满足消费者需求的资产在“价格”上得到体现。反对投机的人士没能理解资产价格的变化的意义,他们认为投机只是“利用价格波动套利”而已,而没有认识到价格波动背后的经济学含义。

  第二种投机是“创新”意义上的投机。在这种投机中,企业家投入要素,生产产品或提供服务,去满足消费者的需求。这种投机也需要判断资产价格变化和判断消费者需求的变化。成功的投机需要企业家能力,这一能力体现在对利润机会的警觉性上,也就是对消费者需求的警觉上。企业家的投机,正是服务消费者的手段。投机获得了利润,意味着资本更好地服务了消费者。

  “投机”是对市场变动趋势的判断,从这个意义上说,企业家都是善于投机的人。例如,巴菲特很早就买可口可乐的股票,可口可乐后来风靡全球,证明了巴菲特当初买入的明智。又如马云在互联网时代刚开启时就判断人们会习惯使用网络来购物,然后投资电商,建立了淘宝和天猫,如今阿里巴巴的成功证明了当初马云做出了正确的决策。乔布斯开发智能手机更是典型的例子。当然,成功的投机除了要看到机会,还需要其他因素,如组合要素的能力、决心和意志等。缺乏这些素质也会导致投机失败。一些公司做电商比阿里巴巴起步更早,但后来失败了就与此有关。

  这两种投机不可分,第一种投机是第二种投机的基础。这是因为正是资本市场上的价格变化为企业家在何种方向上进行“投资”提供了依据,资本市场上形成的价格也是企业家经济计算的基础。所以,一般说来,投机和投资是很难区分的,任何投资都可以说是投机,而投机也可以说是投资。成功的投机在获得利润的同时,也推动了社会财富的增长。无论是巴菲特、马云还是乔布斯,他们的行为都推动了更能满足消费者需求的产品的出现。

  另外,我们还是要区分投机和赌博。赌博,比如六合彩靠运气,赌徒对于出现什么结果无能为力,投机虽然也包含对结果的预测,但投机者可以通过增加对未来的了解,调整自己的行为,来影响自己的成败。投机和寻租也是不同的,市场中的投机最终是迎合消费者之所好,而寻租是迎合权力之所好,后者是破坏性的。

  也经常有人会问“炒房算不算投机?”我们说,前面是在理想市场状态下讨论投机,而“买房”是在具体制度,比如法币制度下的投机,我们要区分这两种不同的情境。炒房者通过购房获得的利益,实际上是一种“财富的转移”,是获取了法币体系的“制度红利”,和企业家创造财富意义上的投机是不同的,所以这种投机即便不是罪,也不值得赞赏。

  (作者系浙江工商大学教授)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