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基础科学研究 推进创新型国家建设

2018年03月06日 08:37   来源:深圳特区报   

  引子:

  国务院日前印发《关于全面加强基础科学研究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全面加强基础科学研究作出部署。

  《意见》要求,要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充分发挥科学技术作为第一生产力的作用,充分发挥创新作为引领发展第一动力的作用,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强化基础研究,深化科技体制改革,促进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融通创新发展,着力实现前瞻性基础研究、引领性原创成果重大突破,全面提升创新能力,全面推进创新型国家和世界科技强国建设,为加快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强大支撑。本期思与辨就该话题进行讨论。

  ■ 主持人:王 玥

  ■ 嘉 宾:张敬伟(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朱海就(浙江工商大学经济系教授)

  左德起(深圳大学法学院教授)

  目前的科研体制某种程度上是计划体制时代的遗留,不能顺应市场经济时代的要求

  主持人:目前我国基础科学研究环境有哪些需要改善的地方?

  朱海就:主要是科研体制与知识创新的要求不符。目前的科研体制某种程度上是计划体制时代的遗留,不能顺应市场经济时代的要求。这种科研体制的特点是等级制,把科研成果、科研人员和科研单位都分为不同的等级,等级越高,科研人员、科研单位的利益就越大,这样就导致科研为“等级”服务,而这种等级又是人为的,不能体现科研成果的真正价值。

  在这种等级化的科研体制中,科研主管部门根据“科研成果”评价科研单位,那么主管部门又是怎么评价科研成果的呢?主要看论文的数量和论文的影响因子以及刊物的等级,这导致的一个结果是科研人员追求数量、影响因子和等级,所以,我们会看到中国近年来不少高校发表的论文数量增长很快,但真正有价值的成果不多。纳税人为这些“研究”花了很多冤枉钱。这种等级化的科研体制,使得科研变成一种逐利的游戏,背离了科研的本质。

  左德起:第一,基础科学研究的创新性不足。只有突破瓶颈,我国的科技水平才能突飞猛进。第二,与域外国家进行基础科学研究的交流、合作不足。第三,我国对基础科学研究的支持力度不足。

  张敬伟:多重短板。一是基础科学研究投入不足。二是知识经济和创新经济虽然成为全球共识,但市场层面和公众认知,关切的焦点是“经济”而非“知识”和“创新”。因此,企业也普遍存在轻研发和急功近利的情况。三是中国家庭在教育上的投资倒是狠下“本钱”,但是又深陷于功利主义的“考”而非素质教育的“学”,这样的投入越多,或会带来更多基础科学研究的偏差。四是缺乏原创成果,导致“山寨文化”流行,基础性研究难以吸引高端人才,更缺乏团队凝聚力,基础研究和应用脱节,缺乏有效的融通纽带。五是社会功利思维和市场逐利趋势,对基础教育和基础科学研究形成了集体无意识的轻视。

  基础科学研究的能力与实力,是体现国家竞争力的重要方面。简言之,基础科学研究的“基础”越扎实,国家竞争力就越强

  主持人:基础科学研究的重要性体现在哪些方面?

  左德起:当今社会日新月异,世界各国经历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加强基础科学研究有利于实现我国成为世界科技强国的目标。其一,科技发展是当今时代发展的潮流,我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一员,应顺应时代发展潮流、与时俱进,全面推进科技强国建设。其二,基础科学研究是高新技术的先导和源泉。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只有加强基础科学研究,才能取得创新型科技成果。其三,基础科学研究是培养创新型人才的摇篮。加强基础科学研究能够为优秀科技人才创造良好的平台,能够孕育出一流的科学家。其四,加强基础科学研究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是推进社会文明进步的重要力量。基础科学研究的根本目的是为人民服务,加强基础科学研究能够促进医疗技术的发展。

  朱海就:基础科学研究是指对某个现象或问题深层次的机制、原理的探索,比如研究某种癌症的形成机理,就属于基础科学。基础研究的重要性,一方面体现在帮助人们更加深入地了解某个现象或问题,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二是可以造福人类。“知识”代表了某种因果关系,某种科研成果的获得,意味着人们知道了某种因果关系,人们知道做什么,可以产生什么,这样就降低了产品开发的不确定性,所以基础研究所获得的确切知识,可以变成新的产品,改善人们的福利,比如有关癌症原理的知识,可以帮助开发出相关的药物,解决癌症问题。

  张敬伟:科学是第一生产力,基础科学研究是科学的根基。世界各国,没有不重视基础科学研究的,发达国家已经形成了良性循环,落后国家有心无力。因此,基础科学研究的能力与实力,是体现国家竞争力的重要方面。简言之,基础科学研究的“基础”越扎实,国家竞争力就越强。

  《意见》适逢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转型期,大数据时代的新经济模式方兴未艾,汩汩不绝的创新创意和源源不断的前沿科学,才是有效动能

  主持人:《意见》的推出会对我国目前的科研环境起到哪些积极影响?

  朱海就:如前所述,科研人员需要一个自由宽松的环境,《意见》也注意到了这方面的问题,提出把基础科研区分为“自由探索类基础研究”和“目标导向类基础研究”,其中自由探索类基础研究给科研人员较大的自主权,鼓励他们自主展开研究,并且相应地提出要建立完善的、符合基础研究特点和规律的评价机制,比如“长周期评价和国际同行评价”,这样或许有助于解决目前科研中普遍存在的急功近利问题。希望这条“意见”能够落到实处。

  左德起:第一,优化了基础科学研究的发展机制和环境。《意见》明确了加强基础科学研究的总体要求、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和发展目标,是我国对加强基础科学研究的顶层设计,为各学科深入地进行创新型研究奠定了基础。第二,有利于吸引国际高端人才,提升我国基础科学研究水平和原始创新能力。《意见》要求提高基础研究国际化水平,加强与域外国家的合作与交流。第三,有利于培养我国的创新型人才。《意见》要求壮大基础研究人才队伍,在我国优势科研领域设立一批科学家工作室,培养一批具有前瞻性和国际眼光的战略科学家群体。

  张敬伟:一是《意见》从五个方面提出了全面加强基础科学研究的20项重点任务,既补上基础科学研究的短板,又给基础科学研究指明了发展方向、提供了全方位支持和有效遵循。因此正当其时,堪称正本清源。二是《意见》适逢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转型期,大数据时代的新经济模式方兴未艾,汩汩不绝的创新创意和源源不断的前沿科学,才是有效动能。盲目的烧钱和资本的豪赌不会提升中国社会的科学竞争力,只会带来盲目的乐观噱头。三是《意见》能够催化更多的科学原创动力,产生具有独立知识产权的科学创新创意产品,这对中国至关重要。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