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长江倒垃圾的闹剧还会重演?

2018年02月05日 07:35   来源:红网   梦离柯

  长江流经多地,是我国的黄金水道,如今却成了不法分子跨省转移工业污染的便捷通道。1月31日,安徽省环保厅对外通报称,近期在长江安徽段先后查获了近万吨的外省工业垃圾,有近2500吨已经倾倒在了铜陵段的江滩上。(2月3日 央视财经)

  长江千百年来孕育和滋润着无数生命,眼下却变成了一些人的垃圾场,生活垃圾、工业垃圾,甚至有毒有害的危废垃圾被拉到这里随意倾倒。在不法分子看来,垃圾是“香饽饽”,可以给他们带来一点利益,相比之下,环保意识、法律法规却不足挂齿。

  近些年来,保护环境的呼声一直不绝于耳,环保理念也深入人心,从中央到地方,从政府到个人,都把环保摆到很重要的位置,可即便如此,往长江边甚至长江里倒垃圾的恶性案件还是时不时发生。2016年12月,长江太仓海事局发现,约3万吨垃圾被直接抛入长江,这些垃圾有害物质严重超标,想打捞都非常困难。仅仅时隔一年,长江安徽段又查获近万吨的外省工业垃圾。往长江倾倒垃圾的恶性案件还要重演多少次?

  安徽省警方通过摸排调查发现,一个利用长江航道跨省大规模非法转运倾倒固体废物的黑色产业链逐步浮出水面。在利益的驱使下,产生工业垃圾的江浙企业为了节约成本,与一些不正规的环保公司签订低价危废处置协议。这些所谓的环保公司通过各种渠道将垃圾运到安徽境内,直接倾倒在偏僻的长江江堤上。这些不法分子还采取混合的办法,把危险废物变成非危险废物,使原本的刑事案件变成行政案件。另一方面,水上环保监管存在很大空白,环保部门没有水上执法权,而具有水上管辖执法权限的海事和长航公安又不具备甄别处置环境污染案件的能力,最关键的是各地没有建立跨省联合打击的机制。垃圾源头没有控制好,后期又没有办法堵漏,如此糟糕的监管环境难道不正是滋生随意倾倒垃圾行为的肥沃土壤?

  江苏的三万吨垃圾闹剧还没有完全落幕,仅时隔一年,安徽的近万吨垃圾闹剧又粉墨登场。从两起案件的对比看,不法分子钻一样的空子,走一样的套路,而这样的戏法如果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最后往往变得不可收拾。被喻为“中国西部天然生态屏障”的祁连山,尽管舆论很早就注意到这个地区惨遭破坏,但依然存在“在立法层面为破坏生态行为放水”“不作为、乱作为,监管层层失守”等现象,最终导致祁连山遍体鳞伤;2017年4月,河北发现一个17万平米的超大污水渗沆,从以往的新闻资料看,这个渗坑从2013年起就被多次举报,犯罪嫌疑人也被抓获,然而时隔4年不但治理毫无进展,而且污染范围还继续扩大,令舆论哗然;六年前,巢湖被撤销地级市,当时合肥市包河区就对环巢湖地区生态开发进行统一管理,号称坚持“人水和谐、城湖共生”的理念,然而两年后中央环保督察组调查发现,该地以保护之名行开发之实,滨湖湿地被破坏、湖面被违规侵占……发现问题,却没有引起足够重视,最终发展成重大环保案件,类似的案件会在往长江边倾倒垃圾的问题上重演?我们拭目以待。

  长江的生态环境已经不堪重负,一些企业往长江里偷排偷放、恶意排污;长江沿岸植被退化、水土流失;周边的湖泊面积缩小、河湖水量减少、泉口下移等等。如今,如果连最醒目最恶劣的倾倒垃圾问题也不能杜绝,那么长江的生态保护还从何说起?如何做到“长江生态环境只能优化不能恶化”?

  长江不是垃圾场。要杜绝不法分子将垃圾倾倒到长江边,甚至直接倾倒到长江里,已经不单单是哪个部门的事情,也不能再各自为政,而是需要重新制定适合打击此类案件的法律法规,从垃圾的源头抓起,联合执法,加大处罚力度,把倾倒垃圾的违法行为关进“法律的笼子”里,让那些企图随意倾倒垃圾的人望而生畏,直至彻底死了这份心。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