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助制度该为“穷游”买单吗?

2018年02月01日 10:32   来源:深圳特区报   

  近日,“穷游者”孙永(化名)在网上火了。孙永在1月24日被杭州警方救助,随后被民警送到了救助站。但就在救助站,工作人员登记后发现,孙永在全国一共被救助过234次。

  所谓“穷游”的定义是在自由旅行的同时,最大限度地省钱,花最少的钱享受最大的快乐。不是为穷而穷,而是一种不同以往的行走方式。然而该男子4年被救助234次,已经不能算作“穷游”了,而是“蹭游”。在身心健康的情况下该男子完全可以采取一边打工一边旅行的方式,为自己的旅行买单,而非依赖救助站提供的免费资源,浪费社会资源,来实现自己的“穷游”梦。(拾秋)

  “穷游”男子几年间在各地被救助234次,极大地浪费了社会救助资源。即便各地救助站在面对民众“求救”的情况下没有不施以援手的道理,但被救助234次的“高纪录”依旧警示社会救助制度存在明显漏洞。一方面,应建立并完善社会救助信息平台,以便各地救助站信息共享、互通有无,从而避免类似奇葩事件的发生以及救助资源的浪费;另一方面,具体救助方式也有待改进,对待不同的救助对象应采取不同的思路方法,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以达到真正的救助目的。(杜若)

  在救助制度产生之初,人们在肯定其温暖的同时,就提出了可能被人“钻空子”进而造成“养懒汉”的忧虑。可能性是存在的,而且是一个世界性难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完全解决,只有轻重缓急的区别。“钻空子”不应该,“养懒汉”要警惕,但不能因噎废食,不能因此否定救助制度的善意。

  好的救助制度应经得起“穷游”考验,有时甚至要经得起碰瓷考验。4年被救助234次的“穷游”没有“诗和远方”,但对其的救助却体现了“诗和远方”。当然,面对被救助234次的“穷游者”,救助制度也并非只能“束手待碰”。正如有人建议的,可以进行一些方式方法上的调整。但不管如何,不能以此攻击救助制度,碰瓷的锅不应该由救助制度来背。(毛建国)

(责任编辑:臧梦雅)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