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翔:特朗普还上不了美国经济“功劳簿”

2017年12月14日 09:47   来源:环球时报   余翔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将满一年,国内政治内斗、对外频频“退群”让他一直不缺乏聚光灯的追赶。这让人差点忘了,特朗普可是打着经济牌赢了大选。这一年来他在经济治理方面的表现如何呢?

  美国经济的一些最新数据似乎给出了答案。今年美国经济前三季度增速分别为1.2%、3.1%和3.3%。其中三季度达到2008年来第二高速,仅次于2014年三季度创下的5.2%。劳动力市场状况持续改善,三大股指迭创历史新高。不仅金融总财富超危机前,美国家庭收入也超过了1999年的峰值水平。

  不出意外,特朗普毫不客气地将美国经济的这些成就归为他的经济政策。只是事实可能并非如此。特朗普目前执行的还是奥巴马政府制定的2017财年预算案。而他上任以来最重大的经济政策税改直到今年9月底才拿出方案,虽已在两院通过但距正式签署生效还有时日,付诸实施后到取得成效也还会有一定时滞。目前来看,特朗普经济施政对经济的积极作用,主要是提振了企业和民众对未来前景的信心。

  而真正推动美国经济向好的动力,其实是经过长时间盘整后,消费、私人投资等美国经济内生性增长动力终于被点燃,冲破危机压制,开始释放出增长动能,推动美国经济进入扩张周期。

  下一步看,由于特朗普经济政策的目标是达到松财政和松货币的“双松”,因此如果付诸实施,短期内应该能对美国经济产生“立竿见影”的提振作用。如为企业减税,能短期提振企业的投资意愿;减少政府对经济的干预,以去监管换取更强金融刺激,鼓励银行和金融公司增加放贷;要求加强贸易执法、打击不公平国际贸易行为,实质是为外国产品和企业构建壁垒,为美国本土企业和“美国制造”产品腾出更多市场空间。另外,在下任美联储主席和多位理事候选人的甄选中,特朗普试图通过提名持相同经济理念的官员来削弱美联储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变货币政策对财政政策的“抵消”为“协同”。

  我们在预期特朗普经济政策可能带来这些积极结果的同时,也应关注政策背后潜藏的巨大风险。

  首先,加剧业已严峻的债务形势。目前看,减税根本无法实现特朗普所谓的“收入中性”目标。据美国税收政策中心估算,若特朗普税改方案实施,未来10年联邦收入将减少2.4万亿美元,财政赤字率将从目前占GDP的2.9%升至4%-5%。

  其次,疏于监管或令下一次金融风暴加速来临。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联储与财政部等政府部门紧密合作,加强金融监管,保障金融体系安全。但特朗普认为,对金融机构的严苛监管削弱了华尔街的创新力,增加经济的运行成本,于是积极推动去监管改革。但受此刺激而亢奋起来的资本盛宴,一旦疏于监管,可能上轮危机还未结束,新的危机便已来临。当下的美国股市正酝酿一个比金融危机前更大的泡沫,越来越多人担心,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正创造又一个海市蜃楼,下一场危机或加速来袭。

  第三,对提高生产率效果有限。生产率是一个国家经济的长期根本动力,只有大幅提升美国国内生产率才可能真正兑现“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竞选诺言,但目前特朗普面临的困境,正是生产率增速的持续放缓和劳动力供给的不足。其中,美国制造业的生产率降速尤为明显,从1990-2000年平均4%、2000-2007年平均4.7%,降至2007-2016年的1.6%。

  虽然特朗普夸耀兑现了竞选承诺,但我们却并没看到真正有助于提升生产率的直接、有效政策举措,可能会有这方面效果的税收改革和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则至今尚未落地。在2018财年预算案中,特朗普不仅未增加可从根本上促进生产率提高的教育和科研投入,反而做了大幅削减。砍掉科研和教育,就是砍掉了一个国家的未来。尤其是在当前美国国内社会固化程度已相当严重的情况下,如果继续削减相关投入,只会为美国社会未来的不稳定埋下巨大隐患。

  特朗普把2018财年称为“美国伟大的新起点”,但可惜的是,他已经把“美国优先”变成了“美国至上”,在国内不断制造分裂,疲于应对国内政治乱局,并将有限的精力和时间用于算计如何逼迫他国开放市场、增加从美国的进口,破坏由美国主导建立的国际经济秩序。这些实际上都偏离了“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可能路径。(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经济室主任,哈佛大学访问学者,2014年国家青年拔尖人才)

(责任编辑:臧梦雅)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