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定了那么多新规,为何仍管不好“学生作业”?

2017年11月15日 09:23   来源:华西都市报   蒋璟璟

  近日,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教育局出台新版中小学作业管理规定,对中小学教师作业布置提出了要求,就控制作业总量、积极实施作业分层、作业批改要求做出细致规定。其中明确:若学生做作业时间超过晚上10点还未完成,在家长证明下,可选择不做完剩余作业。教师要充分理解学生个体间存在的差异,充分保证学生充足的睡眠时间。同时,严禁要求家长批改作业。(澎湃新闻)

  出台了那么些林林总总的规定,却依旧管不好学生作业这件小事。这不仅是教育主管部门的尴尬,某种程度上甚至已变成了很多人的心病。见多了学生熬夜做作业的艰辛景象,见多了父母辅导作业的纠结抓狂,可是似乎所有人都还是对此束手无策。无论是禁止要求家长批改作业,还是严格掐死学生做作业的“最后时限”,越来越细的管理规定无非在表明,至少在现阶段,“沉重的作业”仍然是一个待解的难题。

  给学生减负的过程,就是一个公共介入不断强化的过程,就是行政干预不断渗透进课堂和家庭的过程。而从其实际效果来看,着实是不尽如人意。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职能部门的监管意志,往往并不能有效覆盖那些具体的教育场景。学生在家里做了多少作业、花了多少时间,当这些带有私密性的信息,无法被有效反馈与评估,那么任凭再严厉的管理规定,想必都难有用武之地。此番,宁波推出的一系列与学生作业相关的新规,同样面临着这一问题。

  宁波规定,“学生晚10点若还未完成作业,有家长证明可不做”。其核心逻辑在于,以家长的爱子之心和信用凭证,来保障学生们的休息权。然而不难想见的是,此项制度安排很可能是不切实际的。毕竟,典型的中国家长,永远是更执迷于督促子女勤学上进,而不是确保他们有充分的睡眠时间。所谓“苦学”的传统,在我们的教育文化中一直颇有市场。家长们尽管心疼孩子,但还是会“忍痛”敦促他们完成作业——这是人之常情,更是最真实的父母之心。

  当然,必须承认的是,近些年来各方对于“家庭作业”的理解都在加深。但,其间理念的进步,还是显得太慢太慢。倘若从应试的角度考虑,以大量刷题和重复训练为主要内容的“作业”,也许确实是有一定效果的;可是,就开发智力、开拓思维而言,枯燥而繁重的“家庭作业”却很可能起到反作用。通常来说,家长们对子女作业的要求都是“多做”“做完”“做对”,可是为此所付出的巨大的时间成本以及精力资源,是不是真的值得?对此,一直缺乏系统性的科学论证。

  只有改变家长们对“家庭作业”的固有认知,动员其一起捍卫学生们的休息权利才是可能的。之于此,一厢情愿的公共倡议当然无济于事,更重要的还是通过专业的学科研究、样本统计、比对试验,来拿出真凭实据说服家长们。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