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宗:美国工会已代表不了工人

2017年11月15日 09:14   来源:环球时报   张文宗

  日前,福耀玻璃在美国俄亥俄州工厂的员工,以868票对444票否决了在该厂成立工会的动议。近年来,福耀玻璃和美国工人、美国工会的关系,以及由此引发的“中国企业遭遇美国工会”的话题,使美国工会成为国人关注的一个焦点。

  美国工会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工人运动的产物。至今活跃在美国的劳联-产联、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等工会,在成立初期都曾发挥很大正能量。通过组织罢工、集体谈判、游说政府等手段,工会在提高美国工人收入、缩短工时、改善工作环境等方面有效维护了工人权益。

  上世纪60年代至今,美国工会发展呈现几个趋势。一是工会会员数量和比例大幅下降。在美国人口持续膨胀的同时,工会会员数量却从1983年的1770万下降到去年的1460万,工会成员在劳动力中所占比例从1955年的39%下降到2016年的10.7%,,其中私营部门工会会员只占工人总数的6.4%。

  二是不断兼并扩张。例如,为适应经济和社会发展新形势,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由单纯的钢铁工人工会发展成包含钢铁、纸业、林业、橡胶、制造业、能源和化工等行业工人的“总工会”,并积极与加拿大、英国和加勒比地区的工会合并,以推动“劳工运动的全球化”。

  但经过长期发展演变,美国的工会逐渐异化,已成为规模庞大、影响巨大的利益集团,对美国的负面影响不容低估。

  首先,私营部门工会削弱美国企业的竞争力。这在美国“铁锈带”表现得尤为明显。美国中西部二战前是重工业的心脏,后来沦为“铁锈带”而整体衰败,该地区强大的工会难辞其咎。工会在保障成员工资和福利上立场强硬,迫使企业既不敢采用先进工艺提高劳动生产率,又不得不承担只涨不跌的劳动力成本。不堪重负的企业只能用脚投票,大量汽车、轮胎、玻璃等行业的企业向工会力量薄弱、劳动力成本更低的美国东南部、南部甚至海外转移。失业工人的利益难以得到保障。

  其次,公共部门工会加剧美国政府的债务问题。与私营部门的工会不同,美国的公务员、公立学校教师、消防员、警察等公共部门雇员加入工会的比例高达35%左右。这类工会在劳资谈判中同样为会员谋求各种福利。由于公共部门的主管不像私营业主那样有切身利害关系,比较容易在谈判中让步。加之工会利用选票和竞选捐赠,影响谋求竞选公职的候选人,迫使其承诺保障工会权利、扩大政府支出,并在当选后兑现。当前美国政府开支失控、债务膨胀,与此不无关系。

  再次,体制问题和腐败导致美国工会无法为最广大人民代言。罗伯特·费奇在《出卖团结:腐败如何摧毁劳工运动、破坏美国承诺》一书中,系统分析了美国工会的阴暗面。他指出,在美国的工会联合会下,存在着两万多个经费与活动相对独立的地方工会。很多地方工会的前身是行会,与黑社会多有瓜葛。工会从开始形成起,就伴随着敲诈和勒索企业、接受企业主贿赂、内讧、出售就业机会、黑帮掌控、盗用会费等丑闻。与欧洲等国的工会相比,美国工会还具有排挤移民和非熟练工人、歧视非洲裔和女性、习惯与资方合作瓦解工人运动的传统。可以说,在强调自由竞争的美国社会,工会的总体形象并不好,其在工人中的代表性也明显不足。(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政治研究室主任)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