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彩礼”婚礼的启示

2017年10月11日 10:24   来源:华西都市报   蒋璟璟

  日前,在河北邯郸曲周县西南端的小乡村——大河道乡西河道村,一场充满喜庆与浪漫的婚礼在热闹举行。新郎名叫贾志新、新娘名叫李晓利,大家在向他们送去祝福的同时,议论最多的却是他们的结婚“彩礼”。据悉,从农村走出的贾志新、李晓利两个年轻人对农村高价彩礼做法极为反感,两人经过商量后,决定向这种不良现象挑战,李晓利说服家人和亲朋好友,毅然提出不向男方要一分钱,办一场零彩礼的婚礼。 (广州日报)

  近些年来,无论是恋人因为彩礼谈崩而一拍两散的新闻,抑或是媒体所梳理出的全国彩礼地图,每每都能引发网络上的轮番热议。关于“天价彩礼”,舆论从来都是一片声讨之声,而与此同时,现实中敢于说“不”的年轻人却是少之又少,所谓风俗对个体行为之绑架,由此可见一斑。作为难得一见的“挑战者”,河北这对践行“零彩礼”的新人,注定要被围观解读一番。

  作为一种民俗传统,“结婚彩礼”可谓源远流长。其之所以“长盛不衰”,无疑有着多方面的原因。首先,其迎合了那种“嫁女回本”的老旧观念,给女方家庭谋取“最大化利益”提供一种道德合法并且底气十足的通道;再者,彩礼也同样构成一种“外向炫耀”的绝佳工具,男女双方家庭都寄希望于藉此在十里八村“刷够脸面”……一边是婚恋双方的内部博弈,另一边则是农村家庭的彼此较劲,种种因素叠加作用,彩礼的价码自然一路水涨船高,并且越发难以抑制。

  很多地区的农村家庭中,其实很难想象“零彩礼”的事情会发生。很大程度上,这一结果乃是与女性成员的家庭地位密切相关。在女儿被视作“他者”和“外人”的父权思维下,在女性成员话语权有限且多处于被支配地位的家庭结构中,女孩往往并不具备关于自身角色和权利的充分感知,更不用说对“彩礼”之类的事项施加影响了。作为“零彩礼”婚礼的女主角,李晓利的特殊性在于她是“从农村走出去的”。这种“超脱性”,方才使得她拥有了挣脱乡俗的意愿和能量。

  就此而言,发生在邯郸的这场“零彩礼”婚礼,或许很难看作是乡土世界原生的自我革新,而更应该理解成返乡青年所带来的新风气“冲击”。这事实上再一次表明,个体经历的催化、个人视野的拓展,从来都是移风易俗的重要推动力。创造机会让更多的农村青年“走出去”,才能有更多理性独立的年轻个体,也才能有更多敢于直面顽固传统的“挑战者”。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