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求:不要误认为互联网金融是下一个获取暴利的地方

2017年09月28日 08:36   来源:经济参考报   

  辜胜阻:

  绿色发展是经济问题、生态问题,也是民生问题,需要用政府“有形之手”和市场“无形之手”共同推动。特别是要发挥“有形之手”的力量,解决市场失灵问题,落实政府环保责任,合理确定部门间的环保任务分工,避免监管真空。针对目前环境污染呈现出的区域和流域特征,建议建立地方政府协调机制,明确各地方政府的环保责任和义务,合理确定生态补偿、信息公开和纠纷解决等制度安排,加快修订和制定绿色发展的相关法律法规,提高环境执法力度,以法治化手段重典治乱、铁拳铁规治污,约束各主体履行环保职责,改变过去环保领域违法成本低的现象。

  邱耕田:

  绿色发展是以效率、和谐、持续为目标的新的发展模式。传统发展方式以对资源的高消耗和对生活资料的高消费来刺激经济的高速增长,这种发展方式为追求利润最大化而忽视对环境的负面影响,为追求资本生产率而忽视资源生产率,为追求生产规模而忽视发展的可持续性。绿色发展理念的提出则是对传统发展理念的一种颠覆和创新,是向着更加科学合理的发展模式的一种跨越。绿色发展强调建立资源节约型的国民经济,注重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的协调性;注重合理有效地利用资源以发展循环经济;注重在经济建设中各发展要素的关联性和优化性;强调发展的可持续性、低代价性和整体性,最终目的是建设绿色中国,实现绿色现代化。

  李宗尧:

  防控是推进绿色发展的前提和基础,包括划定生态红线、完善环境标准以及资源能源总量与强度双控制度等措施。生态红线是限制过度开发利用的“高压线”、维护生态平衡的“安全线”。通过生态红线的划定,发挥好规划的基础性、指导性、约束性作用,守住生态环境安全的底线,不断推动生产空间、生活空间、生态空间的科学布局、均衡发展,形成绿色的空间格局。通过完善环境标准体系、实施负面清单制度,鼓励强化地方的环境标准,为企业技术创新、转型升级提供引导目标,通过控制总量和控制单位生产总值能耗、水耗、建设用地强度,强化总量控制、指标管理、定额管理及环保标识认证等措施,抬高准入门槛,营造绿色的产业格局。

  赵燕妮:

  绿色发展需要金融支撑。“十三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要“建立绿色金融体系,发展绿色信贷、绿色债券,设立绿色发展基金”,将构建绿色金融体系上升为国家战略。未来应进一步加大绿色金融立法力度,完善绿色金融法律法规及制度安排。要创新绿色金融产品,强化绿色金融的市场引导,同时还要完善绿色金融合作机制,提高政府、银行、企业在绿色环保方面的协调合作水平。要促进绿色金融发展,地方政府首先要制定环境目标和金融发展目标之间的协调机制,提高银行环境风险管理能力,建立绿色产业基金和绿色担保基金,建立绿色征信体系,用绿色金融来支撑经济的发展。

  李扬:

  打造适应实体经济发展的“金融链”可从几方面入手:把发展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放在突出位置,加快资本市场改革,注重提高上市公司的质量;支持创业投资,发展天使投资、创业投资等风险投资;改善间接融资结构,加快实现国有大银行战略转型,发展中小型银行和民营金融机构;坚持开发性、政策性金融功能定位,加大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支持,与商业性金融联动互补、差异化发展;中小金融机构要注重本地化、扎根基层、服务当地、精耕细作,不宜搞业务多元化和跨区域经营;促进商业保险发挥长期稳健投资作用,发挥经济的“减震器”和社会“稳定器”功能。

  黄益平:

  金融开放也是全力防控金融风险的重要手段。近年来,金融风险上升有多方面的原因。其中,经济增长持续减速导致企业资产负债表恶化,政府为金融产品与企业兜底使得道德风险问题恶化。政府兜底在短期内似乎是增强了金融稳定,实际上反而会提高金融危机的可能性。扩大金融开放,起码可以从三个渠道释放金融风险,第一,通过引进先进的经营管理理念、技术和规则,提升经济效率;第二,通过增加竞争并强化市场纪律,真正打破刚性兑付,化解僵尸企业,消除金融风险的痼疾;第三,通过开放双向的投融资渠道,分散金融风险。当然,金融开放也可能带来新的波动与风险,故而不能一放了之,需要仔细设计金融开放的路径和审慎监管的框架。

  李迅雷:

  要实现新旧动能的转换尚需要很长时间,“新经济”增速虽然很高,如1至8月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的投资增速达到28.7%,但无奈占比太低。这意味着正常情况下,经济转型过程将伴随着经济增速的回落。我始终认为,经济增速下行是经济体量扩大到一定规模后的必然结果,未必是经济恶化的表现。战后日本和韩国的成功转型,都是在GDP增速下行过程中实现的。如果制定的GDP增速目标高过了经济的潜在增速,则必然要扩大债务规模来实现目标。目前,既然我们要去杠杆,就不能过度举债,而应在充分就业的前提下,让经济增速目标接近潜在增速。可以将充分就业作为经济增长目标的底线,只要就业不存在明显的问题,就可适度调低经济增长目标。

  吴晓求:

  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在发展过程中,可谓泥沙俱下、鱼龙混杂。不要误认为互联网金融是下一个获取暴利的地方。事实上,互联网金融的本质是普惠金融,解决的是传统金融中长尾客户的需求,这些客户在传统金融的视野和理念下难以得到适当的服务。互联网金融通过互联网平台,通过对信息深层次的挖掘和整合,可以为无法得到传统金融服务的客户提供服务。显而易见,这样的单个服务是不具规模的,但无限多的小的需求合起来,就形成规模了。很多人误读了互联网金融,有人借助互联网金融的旗号,把它作为获取暴利的机器,进行诈骗和非法集资,这样的案例有很多,败坏了互联网金融的名誉。

  (本栏目稿件只反映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责任编辑:李焱)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