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反腐也是一项系统性反腐工程

2017年09月19日 09:11   来源:中国网   范永茂

  中国的廉政治理正在走向深入,反腐范围从掌握公权力的政府部门开始拓展到社会其他部门和其他行业。其中,医疗卫生领域的反腐也必须是整个社会系统性廉政工程必要的组成,也必须加强反腐和廉政建设。

  以救死扶伤、治病救人为己任的医生和医务工作者职业高尚、光荣,也肩负着重要职责,因为他们的贡献他们也被形象地称为“白衣天使”。医务工作者为病人患者提供的是关系到健康和生命的特殊公共产品和服务,也是其他社会公共产品所无法替代的,其影响和意义作用非同小可,那么对这样一个职业群体的伦理道德也应该有异与其他职业,并高于其他职业。但是,其他社会领域频频发生的道德危机和腐败事件也蔓延到了这样一个特殊职业群体,医疗和医药近年来也越来越成为腐败的高发领域,受到广泛关注。据有的媒体的不完全统计,仅去年一年,全国共有近400位医务人员被查。在这轮反腐风暴中,南方医院共有骨科、检验科、重症医学科、心内科等4个科室的负责人“落马”。 据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2017年5月份公示的关于医疗卫生领域商业贿赂系列案件中,有涉及28位医院院长(包括副院长)落马,甚至包括三甲医院的主要领导。如果我们联想到几年前国际著名医药公司葛兰素史克在华的大规模商业贿赂案件的报道,我们可以看到这些更突显出医疗卫生领域的腐败问题的严重。

  医疗卫生的腐败不仅仅是一个行业的行风政风问题,更重要的是会严重损坏患者利益,并扭曲社会关系,撕裂社会互信,除了经济的危害,还有一系列道德伦理的严重后果。事实上,医药代表和医药公司向医生和医院负责人进行灰色利益输送,已经是行业内的一个公开的潜规则。医生一旦接受了医药公司的贿赂必然会开特定的药,用特定的设备,所有这些费用都加到了患者身上,让病人患者为腐败买单,必会加重了看病难看病贵的社会难题,也恶化了医患关系,进一步导致医患不信任。

  2010年时,当时的卫生部就下发了《关于进一步深化治理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工作的通知》,指出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在一些地方和单位出现了反弹,严重损害了人民群众的利益和卫生行业形象,影响十分恶劣。数年过去了,特别是葛兰素史克案件后到现在,我们看到医疗卫生领域的腐败和商业贿赂情况并未得到根本性扭转。9月15日,上海开始了地方的医药反腐新行动,上海医药反腐新规开始正式施行,其规定医生受贿满5000元以上将被予以解聘处罚,而受贿价值在5000元以下的也将面临职称评定资格取消、暂停执业活动等行政处罚。从这些内容来看,应该是制度性反腐的组成部分。此举的目的是斩断医生和医药代表、医药公司的黑色利益链条,让腐败的成本不再由患者和病人家属来承担,降低看病成本,同时更净化医疗卫生队伍,树立良好的行风政风。

  医生的职业十分高尚,这就要求医生要把病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不能把病人当做摇钱树,接受贿赂就等于变相把病人当做摇钱树。这是严重违反职业道德的,那么但纯从道德自律和约束的角度来可能无法真正杜绝腐败,那就要从制度上建立规章,有法可依,让医生和医药公司都知道有红色的底线,黑色的利益链条是不能继续的。

  同时,我们看到医疗反腐也需要环境氛围促进廉洁自律。近年来,国家大力推进医疗改革,狠纠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的不正之风。比如,取消公立医院药品加成和医药分离改革,使医生收入和药品费用之间没有关系链条,让医生的用药行为得以规范。那么,上海医药反腐新规在这样的背景下出台,也算正合时宜,使得其易于被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接受,使规定能够得到较好落实和执行,也能增强医务人员廉洁从医的自觉性。

  总之,医疗反腐任重道远,既需要合理的制度设计保障医生权力和满足医疗机构的正当补偿,也要规范医疗和公共卫生服务行为,同时还要防止医药行政监管部门由于权力过于集中带来的腐败。医疗反腐也是一项系统性反腐工程。(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