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康:以制度创新打开科技创新的空间

2017年09月14日 07:43   来源:经济参考报   

  贾康:

  现在的大环境是创新发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金融科技的现实需求。在引领经济新常态和实现“中国梦”过程中,对于金融与科技的融合创新有强烈的需求。大家都认同只有创新才可以带来动力,但在实体经济中,要对冲下行压力,要打造“升级版”的全要素生产率,就要以制度创新打开科技创新的空间,借助信息时代新技术革命而形成可持续的超常规发展。金融与金融科技的出发点和归宿,最后都要落到如何服务于实体经济的升级发展。

  彭文生:

  虽然比特币这样的来自私人部门的虚拟货币难以成为真正的货币,但比特币背后的区块链技术,对金融服务模式可能带来颠覆式影响,挑战现有的金融结构,甚至改变现有的货币金字塔结构。

  我们从支付体系的演变已经看到金融科技影响的端倪。目前的支付体系建立在上述货币金字塔的机制上,是中心化管理机制。个人和企业通过在银行存款获得支付体系的服务,同一家银行不同客户之间的支付通过在这家银行账户上的转账完成,不同银行的客户之间的支付通过这些银行在央行的账户之间的转账完成,央行在支付体系的顶部,完成最终结算。为了维护支付体系的稳定,中央银行对商业银行进行监管,同时为银行体系提供流动性支持以及其他形式的显性或隐性担保。

  蔡鄂生:

  金融科技发展得这么快,既要从防控风险的本质上去考虑,还要从交易平台、大数据安全、提供支撑的基础设施来考量,一些细节的问题都可能让系统出现问题。因此,我们未来的改革发展更要打开思路,认真思考金融发展和改革的问题。在当前我们所处的市场环境下,金融监管者的责任和任务一点都不轻,他们所要解决的问题会更多更复杂。

  任春伟:

  当前我国可充分考虑境外对金融科技的监管模式,在鼓励金融机构为消费者提供新产品和新服务的同时,消除不必要的障碍,加强对投资者的保护。监管部门需密切跟踪研究金融科技发展对金融业务模式的影响,关注其风险特征,促进有效的风险识别,进行风险加权、监察和数据分析,将现实环境和自身禀赋相结合,强化专业资源配置和政策辅导,确保监管的有效性,为监管机构和受管制机构提供数据标准化及可视化的分析方案。

  迟福林:

  当前,优化营商环境不仅成为提升经济竞争力的现实需求,而且成为激发市场活力、推动经济转型升级的关键所在。2013年至2016年,在全球190个经济体中,我国营商环境排名由第96位上升为第78位,在G20中排倒数第5位。仅从两个数字看,我国的营商环境与大国的经济地位很不相适应,优化营商环境具有相当大的现实性、迫切性。未来几年,能不能在优化营商环境上取得实质性突破,既取决于产权保护的制度化、法治化进程,又取决于税收结构的转型,更取决于公平竞争市场环境的形成。

  许小年:

  创新不是风口,不是新潮,不一定是当前最前卫、最先锋的技术,而是要做自己和他人没有做过的事情,是带给这个世界、带给市场以新的产品、新的技术、新的商业模式、新的想法和新的服务,是实现差异化竞争。

  但事实上,似乎大多数人眼中的创新就是大数据,就是AI、VI技术,以致于我们如果不谈这些,就没有资格谈创新。但事实并不如此。大家都挤到一个风口,这不是创新,而是争相模仿,它恰恰与我们所提倡的差异化竞争是相反的。我们不用看华为这类在技术上、在研发上独树一帜的大企业,我们就看老干妈这样极为传统的行业,它做到了别人所不能做到的事,这就是创新。

  梁红:

  去年下半年以来、受环保标准升级驱动,相关行业产量增长或产能扩张明显加速。和经济复苏同时发生的一个变化是,2016年以来,中国政府普遍提高了制造业和服务业的环保督查标准。由此我们看到以下两个现象:一是部分行业产能投资上升较快,而产量没有明显上升,可能主要由于新增投资集中在环保和设备升级等方面,例如垃圾处理、水供应以及火电等行业。二是一些行业的产能投资和产量增速均有明显加快,包括新能源(如天然气、太阳能、风力、核能发电)、电动车等。

  朱邦凌:

  虽然监管层去年开始严厉打击题材概念股的非理性炒作,但新股与“妖股”的炒作并没有彻底熄火,随时可能死灰复燃。在这种情况下,有必要针对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制定停牌核查规则,对沪深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中的“停牌与复牌”一章进行修订。建议专门增加“停牌核查”一节,对股票停牌原因、停牌尺度、停牌时机、停牌期限、核查方式等几个方面制定相对明确的标准。

  祝乃娟:

  建构一个完整的养老机制,首先需要政府做好第一支柱,提供基本的养老,完善好属于政府责任范畴的最低限度养老制度,完善个人账户制度、提高统筹层次、划拨国有资产、提高退休年龄等领域的改革需要尽快推进。第二,在企业层面,要提高企业年金的职工参与率,当然这首先需要解决好动力机制的问题,即调动企业与个人的参与度,包括切实为企业减负,做好平台的统筹与运行,让员工能够感受到受益与便利。

  周子勋:

  下半年经济工作的主基调仍是稳中求进,维持中高速增长,保持对外资开放的同时,也加大对内资的市场开放,加大改革,抓住时间窗口加快推进各项政策,在经济和产业层面推动转型发展,实现结构调整,全力化解债务尤其是企业的债务难题,大力释放内需,都是题中应有之义。

  徐蔚冰:

  在传统能源汽车生产方面,我国不占优势。但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与传统能源汽车完全不同,这将打破现有汽车体系的平衡,缩小中外技术水平差距。新能源汽车产业刚刚起步,未来几年将保持30%的年增长率,是增长最确定的行业。

  (稿件只反映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参考报立场)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