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遇冷”理应引起更多关注和警醒

2017年09月12日 10:28   来源:南方网   杨朝清

  2017年高考浙江全省29.13万考生,但是选考物理的只有8万人。在上海,实行新高考改革第一年,选择物理科目的考生也仅占总人数的30%。这股风气也蔓延到了今年开始实施新高考的北京,学校的规则说明会刚结束,已经有不少家长在讨论“能不能不选物理”。(9月11日科技日报)

  高考承载着成千上万家庭纵向社会流动的期望,成为社会分层的重要渠道;高考政策的调整,不可避免会触动许多人的敏感神经。新高考赋予了考生更多的自主选择权,从必考科目到如今的选考科目,“物理遇冷”首先是一种进步;其次,“物理遇冷”犹如一面镜子,折射出当下教育观念的迷失与错乱。

  “物理遇冷”的背后,隐伏着考生和家长反复的权衡与算计。按照浙江新高考的相关规则,考生的最终成绩要根据考生卷面分在所有报考学生成绩的排名比例给出对应分数。学起来困难又难以拿到高分的物理,遭遇“嫌弃”很难说不是一种必然。高考这根指挥棒,激励和鞭策着考生和家长为了更高的分数进行取舍。

  在功利主义和工具理性大行其道的当下,“少一些功利的驱动,多一些兴趣的选择”难以梦想照进现实。“物理遇冷”不仅会造成优秀师资的流失,也会造成大学物理学科优质生源的减少,这对于一个学科的发展带来的打击是沉痛的。物理学科作为一种基础学科,“物理遇冷”会带来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物理遇冷”这一高考改革的“转型的阵痛” ,理应引起更多的关注与警醒。

  美国教育家杜威曾说,“教育只是生活的过程,而不是将来生活的预备”。这样理想化的生活图景,对于许多人而言都是可望不可即的。在一个注重利益变现的时代里,“上一个好大学,读一个好专业,找一个好工作”成为许多考生直接而强烈的利益诉求。那些难以利益变现的专业或者学科,很容易成为一些人眼中的“冷门”。

  面对专业选择,年轻人通常会遇到“读这个专业有什么用”的质疑批评。“物理遇冷”看似是一种理性选择,实际上却是一种“有限理性”。一方面,不同的考生在兴趣、特长、偏好和能力素养上存在着差异,并不是所有的考生都适合读某一个专业;另一方面,市场需求处于一个动态的变化过程之中,热门专业与冷门专业之间没有绝对的界限。如今被“嫌弃”的物理学科,说不定以后会让我们“高攀不起”。

  扭转“物理遇冷”的尴尬,既需要新高考在改革创新中不断完善、优化规则,也需要考生和家长转变价值认同。在“逆袭人生”不断涌现的当下,一些曾经被我们忽略和漠视的冷门专业和学科也会有重新焕发光彩的时刻。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