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乱停放要治标更要治本(图)

2017年09月08日 11:51   来源:东方网   卞广春

  最近,共享单车的话题很扎眼,也让人有点儿烦。9月2日早上八点半,因共享单车挡住了公交站台,成都一女子在某公交站把共享单车全甩在路中间。上海交通大学王哲、中国科学院大学陈晶睿和山西大学蒋超群花了1个月时间调研了上海淮海中路街道的共享单车治理情况:在这条总地域面积为1.41平方公里的区域内,有233人在管理,这还不算非全职的近480名志愿者,但仍然难以管理共享单车严重的乱停放问题。

  一城地地的共享单车乱停放,只是冰山一角。之前,深圳某公园的共享单车曾堆积如山,有的遭到人为破坏。9月4日,武汉市对共享单车投放按下“暂停键”,宣布暂停共享单车投放,成为继上海、杭州、广州、深圳、福州、郑州、南京后第八个叫停共享单车新车投放的城市。据交通部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7月,全国共享单车累计投放已超1600万辆。

  共享单车,是继网约车后兴起的与“互联网+”相关的新型资本经济形式。在社会资本过多闲置,货币贬值令人担忧,网络经济形式不断兴起,资本筹集与投入越来越得到青睐的背景下,任何新型的投资方案,都可能以几何倍增的速度迅速复制和铺开。共享单车的出现,便利了市民出行,弥补了城市交通的短板,满足了社会发展的基本需要;资本不再躺在温床上睡大觉,而是通过释放和流动获得增值,降低了货币的贬值速度,抑制了资本超大规模积聚带来的恐惧,符合资本拥有者对资本投入与产出的诉求,同时也拓宽了人们的投资视野和途径。但共享单车暴露的诸多乱象,因出乎预料,已经进入社会治理或城市管理者的视线,不少地方已出台针对共享单车的限控管办法。

  共享单车从出现并赢得市民的喜爱,到引起市民的反感和管理者的厌倦,经历的时间不是很长。共享单车看起来乱象丛生,其中的原因似乎又很复杂,但稍加梳理,不难摸清其脉络。一个共享单车企业出现,N个共享单车企业随后复制,一家共享单车在某城市投放,N个共享单车就会往这个城市挤,都在分享新型经济的“蛋糕”。这样的高速发展状态,超出了城市管理者的预期,也突显了城市对共享单车及其共享单车企业的规范、监管滞后。处于被动、观望、无奈、无限制状态下的监管,又导致了共享单车企业欲望膨胀,共享单车在城市的投放过量,加大了城市管理的难度。

  对共享单车的规范、监管,没有先成的经验,设规约束也需要有一个时间差;在“创业、创新”的背景下,管理者也不会轻易否定共享单车,加上对共享单车发展形势或前景预估不足,某种意义上说,对共享单车的规范、监管不力有养虎遗患的缺憾。

  解剖共享单车乱停放等问题,是要达到励精图治的目的,让人们从一筹莫展甚至不满中解脱出来。也许微观上的治理有千差万别的若干个方案,需要因地制宜,但宏观上的处置,无法回避普遍性的因素:解决共享单车乱停放,要治标更要治本。

  一是对共享单车立足于管而不是撒手不管,思想观念上不能松懈;二是对共享单车投放数量要心中有数和适度,宁可让共享单车处于相对紧缺的状态,也不能让共享单车超过城市承载量,投放过量或饱和将是可怕的;三是强化共享单车企业的责任与义务,共享单车企业不能盲目铺摊子加速推进;杭州给某共享单车企业开出首张万元罚单,对无视公共利益的企业是一种警告。四是对共享单车停放应有崭新而长远的思路。目前,共享单车停放,实际上占用了城市的人行道、机动车道、公交站、地铁站口等公共环境或小区地盘,正如机动车多了会出现停车难一样,共享单车停放管理也应早作准备,根据共享单车的发展前景提出具体方案,防止和避免共享单车停放盲目自由化,挤占其他公共空间,力求科学有序。

(责任编辑:李焱)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