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谈】“金砖+”概念的巨大潜力

2017年09月08日 10:29   来源:中国网   王鹏

  2017金砖厦门峰会已经胜利闭幕。而今年的峰会与往年不同的是,有一个关于“金砖+”的概念正在兴起。它究竟是什么意思?如何、为何被提出?它能够给既有的金砖合作机制带来什么变化?这些变化对于中国和金砖机制的发展又有何影响?本文试对此做一浅析。

  其实,早在“金砖+”概念出现之前,其行动、实践便已开始。2010年,南非作为正式成员加入“金砖国家”合作机制。2013年,金砖国家领导人同非盟主席和部分非洲国家领导人举行对话会。随后进一步发展,金砖国家领导人分别同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领导人、南美国家领导人、环孟加拉湾经合组织成员国领导人、上合组织成员国领导人举行对话会。也就是说,作为一个新兴的、生机勃勃的全球合作机制,金砖不仅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更吸引一些国家、组织参与、加入其中。

  在今年的金砖峰会上,中国作为东道国将“金砖+”列为重要概念进行推广。此举实际上是把此前的金砖实践加以概念化、理论化,试图使其成为金砖未来合作模式的一个基本特征。那么,这个新理念对金砖机制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金砖+”拓展模式有利于金砖国家的扩大化。在该理念的引领下,未来金砖机制将吸引更多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参与合作,在全球形成更加广泛的“朋友圈”,共同为新兴经济体决策,同时也实践了互惠互利、合作共赢的新理念。在此次厦门峰会上,有来自埃及、墨西哥、塔吉克斯坦、几内亚、泰国等五国的领导人也将出席此次厦门金砖峰会就是明证。

  “金砖”国家的扩大化能够增强“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的吸引力、亲和力、开放性和生命力。创新“金砖+”模式有利于加强金砖国家同新兴经济体、发展中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合作,建立更广泛的伙伴关系,把金砖国家合作机制打造成最有影响力的南南合作平台,为金砖国家合作发展注入新动力。

  增强“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的吸引力、亲和力、开放性和生命力,将有助于减少非金砖国家对该机制的疑虑和抵制。以美国奥巴马时代提出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为例,其人为设定的高门槛导致其高度的封闭性,因而给所有想加入其中的国家或明确被美国排斥在外的国家造成战略压力。

  对于反制能力较小的中小国家,他们暂时拿美国没有办法,因为美国此举至多是影响其双边关系。然而,对于像中俄这样具备较强反制能力的经济、政治大国,则会联手发起反制措施。譬如,在2015年5月8日在京举行的“2015中国智库论坛暨综合开发研究院北京年会”上,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就表示“中国上海自贸区的启动直接的原因就是应付TPP的挑战。”也有专家认为,现在围绕全球治理的新版展开了一场新的竞争,其实中国上海自贸区的启动直接的原因就是应付TPP的挑战。所谓上海自贸区,就是在中国最发达的地方划出一块地方试行TPP原则,积极应对美国为首的这一轮新的全球治理体系调整的挑战。一言以蔽之,建立上海自贸区就是为了破解TPP和TTIP“两洋战略”。

  如今,随着特朗普的上台,作为奥巴马全球经济政策遗产的TPP早已退出历史的舞台,而作为其反制措施的上海自贸区,正成为热议中的“金砖自贸区”的核心样板而浮出水面。中国在推进金砖自贸区的时候,一定要汲取美国的失败教训,在设置门槛和准入机制时要更有公心、包容心、责任心,而不是以一己之私包打天下,那样的结果一定是像今日的美国一样,事与愿违,弄巧成拙。

  在峰会上,习主席多次强调:只有开放包容才能为全球性的创新及其扩散提供可能;反之,搞贸易保护主义、搞小圈子,终将误人误己。这句话又该如何理解呢?“国际社会”与“国内社会”虽不同,但也是存在共性的:在国内社会,一个政党、一国政府只有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才能实现长期执政。同理,在国际社会,一国提出的构想、倡导的机制,也必须代表国际社会最广大国家的意愿、符合他们的根本利益,才能够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支持。从这一点看,无论是中国提出的“金砖+”概念,还是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或是中国牵头创设的亚投行等机构,之所以能够在国际社会上赢得越来越多支持和理解,正是凭借它们所秉承的兼收并蓄的开放精神。孟子曰:“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此之谓也。

  可以预想,在下一个“金色十年”中,金砖机制的改革与创新也必然是沿着这一方向推进的,即不断扩大、强化其代表性,以赢得更多成员国和观察员国家的真心拥戴,从而产生更大的凝聚力与执行力。这背后的深层原理是:“金砖行动队”的核心动力并不完全依赖于中国日渐增长的硬实力,而是更多地来自其道义权威(moral authority)以及由此所激发出的国际向心力、凝聚力。

  (王鹏,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责任编辑:李焱)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