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俊生:更需要将ICO纳入日常监管

2017年09月07日 08:36   来源:经济参考报   

  蔡维德:

  区块链是一种分布式数据库系统,特点是不易篡改、很难伪造、可追溯。区块链记录发生交易的所有信息,一旦数据进入区块链,即使是内部工作人员也很难在其中做任何更改而不被发现。这个特点决定了其与互联网应用密不可分。应用场景越大、越丰富,区块链技术和产业的发展就会越快。我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应用市场,因而区块链产业具备走在世界前列的众多有利条件。

  盛松成:

  ICO的迅速发展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是很正常的。用传统法律看,ICO具有众筹、募集资本的嫌疑,放任发展不予以监管是有很大风险的。大量没有前途的项目甚至本身就是欺骗,让投资者承担巨大风险,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的不良后果。大量散户的入场正是一个风向标。ICO整顿的主要目的是风险警示和保护投资人利益。

  周俊生:

  任何金融创新,都需要法律规制,否则很容易出现混乱,金融市场作为影响国民经济和社会秩序的重要领域,任何创新都需要法律先行。ICO出现的问题,在于一直缺乏相应监管制度。一些机构随意发行代币,使其成为变相圈钱工具,产生了很大风险。因此,监管部门在对ICO采取严厉监管措施后,更需要将其纳入日常监管工作,特别是要根据区块链的技术特点制定相应制度,让这一“脱缰的野马”驯服下来,成为金融市场的有效补充。

  盘和林:

  从区块链理论的角度来看,ICO是一项中立的技术,从金融创新的角度来看,也并非洪水猛兽,例如让部分中小企业可以便捷地面向全球获得融资。同时,也为一些具有风险承受能力的投资者提供极其可观的收益率。这也在提示我们,ICO的风险不在于其本身,而是在于参与无门槛、发行无审核等无监管状态,毕竟一些基于区块链的项目是有价值的,叫停之后能否去伪存真,将金融创新置于监管视野之下,服务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某种意义上也是在考验有关部门的监管水平与能力。

  邓海清:

  总体上,目前央行降准已经具备较好的政策窗口期,原因在于:一方面,人民币汇率已经进入趋势性升值,汇率给予央行政策足够的降准空间;另一方面,央行预期引导加强。从解决流动性结构性矛盾、提高货币政策传导效率、降低同业杠杆出发,在外汇占款下降情况下,进行“降准+公开市场回笼”操作是最佳货币政策组合。

  陈龙:

  以余额宝为代表的货币基金推进了中国利率市场化进程,并且让数亿老百姓第一次接触到理财。从银行活期存款的视角看,每一分带利息的投资都似乎是对其模式的背离,都意味着融资成本的上升。但是一个健康、有生命力的金融体系不应该仅仅为融资者服务。研究表明,中国的利率市场化并没有带来社会融资成本的上升,也没有从根本上影响银行的增长模式。那些动辄从银行活期存款的角度讨论监管套利的论调,不妨可以重新借鉴历史和实证依据。

  (稿件只反映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参考报立场)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