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扯了,保温杯跟中年男人划不了等号

2017年08月23日 11:17   来源:红网   王言虎

  中年男人已经成了一个人人喊打的“物种”。当他在饭桌上对着漂亮女生讲黄段子时,他是猥琐的中年男人;当他开始戴上油腻腻的手串不停摩挲时,他是炫耀优渥生活的中年男人;当他左手茶道、右手中医开始对着小年轻说“来,我来教教你如何养生”时,他又是一个好为人师自以为是的中年男人。

  现在,当他攥起泡着枸杞茶的保温杯,小年轻们终于等来了翻身的机会:你丫再牛×,还不是一个腆着啤酒肚、头顶飞机场全身僵硬的中年老男人。摘下了手串,脱掉了华服,那个散发着茶香的保温杯才是你们的最终归宿呵。

  所以现在流行的论调是,当一个人开始用上保温杯时,说明他已经不再年轻了。十年之前,到处是朋友,随时策马天涯走一走;十年之后,经过熟悉街头,却只有保温杯不离手。韶华易逝,烟花易冷,他们终于还是走到生活里去了,那里人口众多,最不缺的就是手持保温杯的同道中人。

  保温杯成了中年男人的隐喻,衰老,无力甚至猥琐。年轻是鹿晗是吴亦凡是中国有嘻哈,中年是窦唯是赵明义是一群不中用的老男人。总之就是,年轻人宁愿丧着这也是我们的世界,老男人们哪凉快哪呆着去吧。

  不过,保温杯就是中年男人的专属,这是事实吗?我不是中年人,但我表示不同意。

  难道你们忘了,大学里每逢冬天的期末考试,几乎每个上自习的人手里都拿着一个保温杯?难道你们忘了,当女生肚子痛时,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个保温杯?难道你们也忘了,接受采访时,鹿晗旁边也放着一个保温杯?

  所以,说保温杯等于中年男人,就是一种肤浅的偏见。一个很个体的感慨,经社交媒体的发酵,成为一种集体情绪。但当它席卷网络时,它就已经与事实离题万里了。认为保温杯是中年男人的标配,中年男人不服,保温杯也不会服,保温杯生产厂家尤其不服。

  保温杯明明就是一款老少咸宜、男女通杀的日常生活用具啊。他怎么就与中年人划等号了呢?

  为什么保温杯被认为是中年男人的标配?原因厥为社会上存在已久的中年焦虑。中年是一个坎儿,是一个立业的年纪,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中年男人是所有人的依靠。但当他环顾四周,想找个人依靠时,却发现除了自己,谁也靠不上。基于这种观察,人们普遍把中年与焦虑划上了等号。

  在这种前提之下,当一个物件与中年男人联接在一起时,大家就会普遍将它与中年焦虑/中年危机联系起来。别说这次是保温杯,下一次换成大裤衩,人们照样说,哎,那曾经的谁谁谁怎么成了这德性了。但,吴亦凡不也照样穿大裤衩吗?

  在这起吐槽运动中,玩得最欢的是年轻人——中年男人上微博的总归是少数。这也就决定了,中年男人与保温杯,一直是被表达的对象,被吐槽的对象。他们并没有发出太多的声音。年轻人成了这场事实上也是任何一场口水运动的主力,当保温杯握在一个迟暮的男人而不是年轻的小鲜肉手里时,他们的任务就是隔岸观火了。

  年轻人是聒噪不安的,中年经历了岁月的洗礼,便成了静水流深。如一位媒体人所说,他们是隐忍的一群,尽力减少存在感,而不是张牙舞爪地跟年轻人抢功名,跟老年人抢尊重。所以,他们就成了年轻人狂欢与奚落的对象。他们默不作声地看着,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保温杯并不专属于中年人,它也随时躺在年轻人的背包里。随着时光流逝,年轻人终于也要成为那个沉默的中年男人。就像李宗盛唱得那样,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喋喋不休,再也唤不回温柔。只要时光之狗匆匆向前,谁也不用假装不会变老。

 

(责任编辑:范戴芫)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