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打赏女主播 “错爱”不只源于家庭

2017年08月11日 13:28   来源:东方网   朱永华

  女主播、粉丝……这类关键词在网络上早已不新鲜,出手大方的粉丝动辄打赏几万或者十几万元,甚至还有人倾尽财力只为求和女主播见个面。最近,在北京工作的谢女士向紫牛新闻求助,说弟弟疯狂地给一位女主播打赏,已花出去十几万,由于父母贫困,弟弟竟通过校园贷维持打赏,还在朋友圈里故弄玄虚摆出富二代的姿态(据8月10日《扬子晚报》)。

  尽管有不少具有相当经济实力的人,在围观直播室主播的表演过程中,会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给喜欢的异性主播频频“打赏”,甚至怀有某种晦暗心理,欲通过豪气的打赏来博取主播的欢心,进而实现自己的某种现实目的。但这位名叫谢诚的在校大学生却是个“例外”,不仅有意隐瞒家庭的经济窘状,在校园里摆出一副来自优越家庭的派头,更在自己的网络空间里炫出豪车别墅出国游,不仅如此,为讨心仪女主播的欢心,在给对方不间断换口味订餐的同时,给女主播打赏的排名也牢牢占据首位,甚至在花光父母积蓄后又通过校园贷10几万元来满足自己的虚荣,更特别的是,这位大学生在倾尽所能打赏女主播的过程中,居然还没有向女主播提出任何要求,乃至连面都没见过一次。

  按照专家从心理医学方面对谢诚的解释,认为谢诚给多名女主播打赏,不考虑家庭困难,甚至用虚假的照片假装富二代,这属人格障碍。并认为人格障碍属于心理疾病,矫正比较困难,建议家人耐心沟通说服,最好带着去医院检查。事实上,谢诚已经把家人折腾的精疲力竭,即便对来自最亲姐姐的劝说也非常抵触,甚至可以说是“油盐不进”。而在笔者看来,虽然不否认谢诚有“心理疾病”,但这种外表虚荣实则心理自卑的现象在时下年轻人群体中却并不少见,特别是由经济快速发展带来的收入和就业等竞争压力增大,某些媒体又热衷对年轻土豪、一夜暴富、奢侈消费等过度渲染报道,使得整个社会呈现出很不正常的浮躁心态,从而造成很多普通家庭的年轻大学生,在心理上既失落又缺少安全感,通过现实努力难以获得成就感时,更渴望从虚拟世界里获得心理满足。

  现实中很多来自普通家庭的大学生,尽管他们的父母收入不多,但为了孩子有一个好的未来,无论对孩子教育还是物质生活都会倾力满足,只要孩子成绩好,就会成为整个家庭的宠爱甚至溺爱的中心,谢诚上面有两个姐姐,这在很多农村家庭中,谢诚享受到的特殊宠爱是显而易见的,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成长起来的大学生,不仅自私、虚荣,承受风险的心理素质很低,而且对家庭和亲人也多缺乏责任感。从谢诚的实际行为中就可以看出,原本家庭并不宽裕,父亲甚至还是低保对象,而谢诚在学校同学和老师的眼里,却总是表现出来自经济优越家庭的“假象”,在与同学借钱时,还能编造两个姐姐都在外企工作,家里还有企业等着自己经营的“土豪”形象,而对心仪女主播几乎无条件的打赏,更是一掷千金,一边对女主播细心到奢侈的关怀,却从不对外提及在家中还有“吃低保”的父亲。这实际上已经不单纯是医学上的“人格障碍”,而是长期圈养出来的性格扭曲,是一种极度的叛逆行为。

  尽管谢诚的行为是极端个例,但类似谢诚的这种现象在时下社会不少普通家庭大学生乃至社会青年身上却不乏表现,为攀比手机“裸贷”,为追求奢侈诈骗同学;甚至毕业之后对前途失去信心而玩失踪、打零工自暴自弃等等。在一个“奋斗大半生只为能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的社会生态下,来自普通家庭的大学生,虽然也享受了相对优越的童年,但在大学同学之间巨大的经济反差面前,并不是每个年轻人都能适应,而为了弥补这种落差,他们会极力掩饰伪装自己,甚至不惜用虚拟世界的一掷千金来“证明”和获得某种心理满足。如果说这都是医学上的“人格障碍”,那现实社会中这样的“患者”未免也太多了。

  实际上,在笔者看来,这是出自极不正常家庭教育的孩子,放在经济社会大环境下的一种“心理裂变”,说到底是一种社会心态问题,事实上无论微信朋友圈中充斥的“心灵鸡汤”还是某些媒体热衷对奢侈生活的无尽渲染,都不会给社会营造出真正的良好生态,我们这个社会需要真正触动心灵的感动,通过正确的引导,为年轻人尤其是在校大学生们“灌输”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依然是需要各方不断的努力和加强,尤其是作为高校,更应当把主要精力投入到对大学生的知识很品格教育上,少在主业之外搞些“花拳绣腿”,溺爱和不正常的家庭教育着实会降低某些大学生抵抗诱惑的心理,甚至导致不正常心态,但社会和高校更应当用良好的环境和求学氛围来弥补这一“短板”。毕竟被溺爱和受到错误家庭教育的孩子也应当拥有一健康的未来。

(责任编辑:李焱)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