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方法论的中国实践

2017年07月17日 08:05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宇文利

  党的十八大之后的5年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治国理政方面提出并实施了很多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展现了高超的顶层设计艺术和领导掌握全局的卓越驾驭能力,也展现了新形势新条件下党领导开展全局工作的科学方法论。这些科学方法中最突出的包括:

  注重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思维去破解难题。习总书记反复强调并用之于实践的辩证思维、战略思维、历史思维、底线思维和问题导向,都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实践化、具体化的表现。他主持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都是要全党和领导干部掌握马克思主义哲学,学会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思维去想问题、做事情、谋大局。注重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思维去破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进程中的难题,是十八大以来党运用科学方法论的最大特色和亮点。

  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从问题出发,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把政策和经验统一起来。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党高度重视了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问题。首先把思想方法搞对头,遵循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采取了辩证分析的思想方法;其次把工作方法调好向,坚持问题导向,注重调查研究、实事求是,坚持务本务实务要,注重管党治国强心。以习总书记为表率,十八大以来党在领导工作中所体现的具体科学方法有:深入了解情况,做到主观和客观一致;工作抓中心,中心为主,做到全局和局部的一致;坚持群众路线,注意同群众相结合,团结广大人民群众;改变工作作风,做到“三严三实”。

  上述党在工作中体现的科学方法论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一是体现了中国人善于系统思维、整体思维、立体思维的特点。传统文化强调:“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与西方人的思维方式不同之处就在于我们更擅长从抽象的、整体的视角看问题;二是体现了中国人务实、讲求经致实用的思想作风;三是体现了中国人以民为本、注重民众、基层和社会大众利益与诉求的价值立场。

  近些年来,西方社会特别是一些政治家和学者开始比较多地关注和讨论中国共产党在治理国家和社会中的科学方法论问题。比如,有人在研究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力的来源,并把分析重点指向党的科学方法,特别是领导人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问题;还有人分析中国共产党深化改革、经济转轨、依法治国、惩治腐败等重要战略决策的原因,同样指向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方法和领导原则问题。

  中国共产党的科学方法论是经过中国革命、建设实践历程的充分验证,并且在当今全面深化改革的进程中正发挥其作用和魅力的重要方法和工具,其中的辩证思维、务实作风和人民立场无论在何时何地都能适用,也都不会过时。就此而言,这些科学方法论是能够为其他国家所借鉴的,也必将会找到适应其他国家政策和社会土壤的切入点。我们相信,党的科学方法论充分体现了马克思主义作为真理和科学的光芒,充分体现了具有普世意义的科学的魅力,必然能够在合适的土地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受访专家: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宇文利 毕梦静采访整理)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